账号:
密码:
 

北京到弗赖堡机票: 奇书网2

第二百二十四章 魅惑之力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你吵什么吵?我家主人正在意淫当中,在那种境界下,山河为之变色,草木为之葱绿。要不是你们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打扰,我家主人将会进入到更高的境界当中?!?br />
    杨立本尊被一声断喝之下,只得早早休息了冥想修炼之法。这套本来源自红颜知己雷蔓草的功法,不仅可以帮助草木精修,而且还能帮助人类修者吸收天地日月精华,特别是吸收日华中的金光。

    杨立只要早上有时间,一定会将之演练一遍两遍乃至无数遍。就是这样一套玄妙的功法,在婆罗焰的眼中却成了“意ying”,你叫杨立到哪里去说理去?而且婆罗焰火说出这一翻话来,似乎还在维护杨立一般,你叫杨立怎么办。

    连在补天石里盘膝打坐的大个子,脸上也浮现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来,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哦,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已经学会了深藏不露!在你的身旁,那朵火焰是什么?”刚刚打断杨立冥想修炼的修者突然怪眼圆翻,他感受到婆罗焰身上的不善气息,不觉腾腾腾到退了几步,然后双掌一合,竟然运起元力起了一个防守的架势。

    杨立没好气地回瞪了一眼婆罗焰火,通过神识责备了一句:什么叫意ying?那可是小爷我独创的冥想之法,时常练习可达一想不到的妙用。以后不懂的事情就不要乱说,知道了吗?

    婆罗火焰被训得火焰一串一串的,仿佛就是被大人训了的小孩子一样,要是给他个眉眼,一定会形成一一副委屈而愁肠百结的脸部模样。

    杨立训斥完属下之后,抬眼向对面望将过去。此人眉眼到也生的俊俏,但是脸上冷若冰霜,严肃地就仿佛是其上结了一层冰一样??墒抢凑叩囊簧硇尬床蝗?,因为杨立竟然看不清他的修为层级。杨立看罢多时之后,这才打的一个稽首,慢条斯理地问道:

    “道友方才可是问在下?”杨立语气平缓,却也带着丝丝不满气息。这也难怪,谁在闭门修炼的时候都怕被别人打扰,要不是对方修为层级如此高深,杨立却也懒得搭理他,拔脚走人,进入到地底深处,谋得土壤就走,谁还愿意这般同塔拉东扯西?

    可是来人却有了怒火,他急促地说道,语气显得有些阴阳怪气,“山南修仙界这是怎么了?老夫不过是闭关修炼了十几年,今日方才达到祥云大士的级别。才一出关就碰到了你这么个楞头青?!?br />
    首先,他生怕杨立识别不了,因此话语里面表明了自己的修为层级,而丝毫没有去反思为什么杨立会语气不善,要不是你打扰人家修炼,杨立至于做一回楞头青吗?杨立低头笑了一下,利用这一瞬间的时间估摸了一下己方的实力。

    原来对面的老家伙也是一名祥云大士,怪不得自己看不到他的修为,可是即便对方修为高深,而我方有大杨立,还有两团火焰。从那人蓦然看到婆罗焰火的神情判断,可以看出,火焰对于他来说乃是一种极大的威胁。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神形戒备。

    “我当是什么高深的修者?原来不过就是区区祥云大士罢了?!币桓鋈崦赖纳敉蝗淮蚱屏搜盍⒑湍行拚咧涞某良?。杨立虽然听闻声音极为动听,就如同在呼吸妙龄女子的气息一样。

    这要是在怎样美丽的女子才能发出这样美妙的声音呢!杨立没有回头去看,虽然知道声音似乎是从后面传来,但是他的神识却未传来女子的任何讯息。

    杨立你的修为虽然算不上高,但是他的神识意识却达到了恐怖的境界,如果连他的神识也难以察觉来人的讯息,那么这个女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何种妖孽的地步?

    一个能将祥云大士看轻的修者,其修为可想而知。此刻不要说杨立心中大骇,就连那个不知名的男修士,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刚刚他还想在凝神中阶修者面前逞逞能,抖一抖几十年来闭关修炼后的威风,却不曾想突然之间杀出来一位妖异的修者。

    当这道女子声音忽如传来的时候,他以为是杨立的帮手到了。想不到自己闭关几十年,山南修仙界还真的是变了,一个凝神修者的身后,竟然会站立着这样一位高深的修者,幸亏自己刚才同楞头青之间,只不过是语言间冲突,要是发生斗法之类的事件,现如今可就不知道要如何收场了。

    想必,男修者讪讪的道:“晚辈刚刚出关,不知道现如今修炼去了一些规矩,有冒犯前辈的地方,还望恕罪?!蹦行拚哂锲Ь?,低头垂眉小声对着虚空告罪,刚才趾高气扬的气息完全收敛,他其实还想说,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晚辈这就先行告退了,可是他就是不敢说出口。

    因为他把不了来者的脉,要是前辈也是因为此地巨大的声响吸引而来,寻觅可能出现的天材地宝,那么为了防止讯息进一步扩散,说不得要将他留下了呢。

    为了不节外生枝,男修者还是闭住了他的嘴巴,想等下前辈挥挥手,将他像一个屁一样放走了也未可知啊!那可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与之前倨后恭相反的是,杨立虽然在女子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压气息,但是还能够保存一个修者的自尊。他接下来说道,语气不卑不亢:

    “不知前辈驾临,晚辈倒是失礼了。敢问前辈因何事驾临,晚辈定当知无不言,”女子似乎很惊讶于杨立的直言快语,不觉轻呼了一声,气息吹动之下,带起了遮住她面庞的纱巾,露出了她姣好面容的一角。

    杨立和男修者同时都察觉到了这一点,不觉都侧目向其望去,直到女子冷哼一声之后,赶紧都收回了目光。

    女子虽贵为“前辈”,那不过是仅从修为而言,从她的体态和语调上判断,杨立发觉女子似乎年纪并不大。但是修炼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你明明看向去面貌年轻的修者,说不定已经有了几百岁的年纪。

    而你看上去七老八十的修者,说不得可能因为修炼某种秘法失败而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未老先衰了,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女子没有回答杨立的问题,只是拿眼轻飘飘地看了一眼杨立这边,然后便默不作声地轻移莲步,朝着火山口边沿行去。一路之上,除了山风三人之间都没有什么对话。

    女子的这一眼虽然没有透露任何讯息,只是平淡地望了一眼杨立,杨立便感到如坠万丈深渊,顷刻周边的空气化作推不开的水向他涌来,直欲将他窒息方才罢休一样。

    而方才还飘动在杨立旁边的金黄色婆罗火焰,也被这种气势给吓了一大跳,吱溜一声干脆就进入到补天石当中躲灾去了,也不管它的主人是死是活。

    而那名男修哲也像是受到了重击一样,感同身受般地将腰低垂了下去,这样示弱很好地将他?;て鹄?。反倒是杨立就这样像一杆标枪一样挺直了腰板,甚至瞪圆了眼睛,朝着女子望去。

    还是大杨立关心他的本体,看着杨立还傻愣愣的呆立在当场,一副泥塑木偶的模样,他担心地提醒着:“小个子你倒是进来啊!”大个子当然是提醒小个子进入到补天石当中一同避祸。这也不是脑子被烧坏了,谁会无缘无故的去挑衅一个绝顶强者?

    “我也想啊!可是我动不了哇,”杨立有气无力地回应道。此刻他还圆睁着眼睛,盯着女子看。前一刻还被大个子引为大丈夫的杨立本尊,顷刻之间,在大个子心里伟岸的身影化为乌有。

    在杨立的注视之下,那位宛若仙子临凡的前辈,衣袂飘扬,裙摆飞舞。不动之间便飘飞到了火山口,只见她轻挽衣袖,露出一截粉藕般的玉臂。这般春光可不多见,杨立和大个子同时咽了一口口水。

    女子察觉到了现场一些不雅的举动,她好看的秀眉轻轻挑了挑,一丝杀机从她的心底升腾而起,但是想起师傅临别时的嘱咐,她还是强忍下去,而是掐了个法诀,再次将挽上手臂的衣袖给抖抛了出去,一丝不同以往的莫名威压,又向四周传播了开去。

    这一次杨立刚刚从那一眼的压力当中解放开来,却又感受到了一层又一层如同波浪拍击海岸的威压袭击而来,真是前拒虎狼,后有追兵。这让人怎么活?

    一波又一波的威压传来,直接将杨立的整个血肉之躯给层层捆扎完毕。而伫立在一旁的男修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躬下去的腰背同地面平行,就这样一直只能保持这种奴颜卑微的身段。

    那女子的衣袖瞬间变大,很快便将整个火山口给笼罩了进去。此时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停止了动作,连虫鸣也停止了,只有杨立还只能直着个脖子,看着女子的下一步动作。说实话杨立并不想,以这样诡异的方式瞪着眼睛去看绝世强者的动作。要不是因为绝世强者的压制性力量,他才不会处于这般尴尬的境地。

    记得还是在乡下做猎户的时候,杨立从小就被长辈叮嘱,当遇到豺狼虎豹肉食性动物的时候,绝不能拿眼神去死命狠盯,因为凡是动物他的感官都比人类要灵敏,当你拿眼睛始终盯着猛兽的时候,那么你就离被他扑击不远了.

    所以杨立从小就记得:为了保命,你千万不能招惹比你强大的动物。像这般死死地盯住强者,是找死的动作,更何况杨立现在面对的是一位绝世强者。

    而以他的思想观念相矛盾是,杨立正直着身体,眼睛直直地朝前瞪视着。在他的眼眸当中,那位用面纱罩着姣好面容的女子,身体并没有看到有大幅度的动作,但是她的衣袖已经飘飘洒洒的飞向了空中??泶蠓尚湓诳罩写蛄艘桓鲂?,轻飘飘地落在了火山口上。

    “他这是要做什么?主人,”声音来自婆罗焰火,当他感受到一丝压力减弱的趋势后,便发声问道。

    正呆在杨立躯体之内的婆罗火焰,正儿八经地坐在他在杨立神识海里造出来的一张椅子上,旁边矗立着幽蓝火焰。杨立虽然也感受到了一丝压力的减弱,大概是由于绝世强者分神于火山口边缘之上,这才使得他们身上的压力减弱了一些.

    可这种压力的减弱并不代表杨立现在就能够随意动作,随意开口说话了。

    所以杨立没有理睬婆罗火焰,仍旧保持原有的姿势,睁大了双眼,看着对面强者的动作,心想这位美女可不要将火山口内的土壤都给刮了去,要不然自己可没有办法和青木叶交代。

    见杨立主人没有回答,判官蓝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他直接同婆罗火焰聊起天来。

    “老大,你说咱们主人是不是给人弄傻了。明明一张嘴巴伶牙俐齿,可这会儿却半个屁也崩不出来,”

    “是啊!老大我也是这么想的,要是咱主人真的变傻了的话,那咱们几个就分分补天石里面的东西,趁早散伙算了?!薄盎故抢洗笥邢敕?,不愧为火焰界的高阶大哥,”

    杨立的神识海里,判官蓝一脸崇敬的望着他的老大,不知从何时起,就因为婆罗焰火高判官蓝一个等阶,所以判官蓝尽管活了万年,也还是在婆罗火焰的诱使之下,慢慢地成了黄金火焰跟班的小弟。

    这一刻,他们在杨立的体内竟然讨论起散伙的事情,令杨立非常生气。这边杨立被人压制,整个身躯都不能动弹,而在神识当中还要忍受两个二货的呱噪。

    杨立有心将他们哥俩给揪出来教训一番,可却无奈被强者压制。只能在心底里生出一股幽怨之气后,狠狠地加重语气用神识同婆罗火焰沟通,结果反倒将婆罗火焰和判官蓝给吓了一跳,婆罗火焰差点就没有从虚空中的椅子上滚下来。他们原本还以为主人被人家弄成了哑巴,却原来还会说话呀。

    外界火山口旁边,拥有绝世修为的年轻女子,已经将整个衣袖笼罩住了火山口。她拧身多次旋转,竟然绕着火山口急速转一圈。她的衣袖仿佛是被注入了大量的空气,鼓荡的气息在她的衣服里滚动。

    杨立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原本以为自己拜入的新门派,里面就是高手如云了,可没成想在这里遇到了一位不知名的绝世强者。

    这位女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直接通过她的衣袖传导到了地底深处。在那里,她通过秘法将地心深处搜索了一个遍,却还没有发现师傅所说的天材地宝究竟在何处。

    就在离此地万里之遥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此地有巨大的爆炸气浪翻涌,知道这边不是有人斗法,便是异宝现身了。当她紧赶慢赶抵达现场的时候,却没有在高迎自爆的场所找到半点天材地宝的踪影,这才转身朝着杨立和男修者身旁的火山口赶来,好完成师傅交代的采集任务。

    强劲的气息在地底深处咆哮游转,显示着气息主人的不耐烦和暴躁愤怒情绪。因为没有找到青木叶,女子平时温柔的性格也变得暴戾起来,虽然临行时师傅交代,找得到是最好,找不到就此回转即可。毕竟天材地宝并不是他们家种的,被其它修者比如高迎给拿了去也是有可能的。

    时间在一点点慢慢的流逝,杨立还挺立着的身躯怒目圆视着火山口。在他的身旁,是男修着几乎呈九十度的恭迎身姿,他的脸上还带着谦恭甚至有些谄媚的笑容,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保持了很久。

    时间很快就到了晌午,炙热的阳光毒辣辣的晒着这一片天地,令杨立鼻凹鬓角热汗直流,这倒不是因为阳光的原因,只是绝世强者在没有搜到青木叶这株天材地宝,任何讯息之后,加大了对杨立他们的压制,这才令他们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那位男修者倒还好,倚仗着浑身上下祥云大士级别的元力悄然波动,早已将这股所谓的压制给抵挡在身躯之外,反倒是杨立令他感到万分诧异。

    眼前这个小家伙不过是凝神中阶的修为,经过了昨夜的一番锤炼之后,杨立的修为也不过堪堪达到了可以冲破凝神中期瓶颈的程度,也就是说,他随时可以因为某些机缘而进阶为凝神高阶。

    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成为杨立抵抗如此强大压制的理由,在男修者看来,这个小家伙的身体之内一定有什么宝贝藏着,要不然的话,他决计不可能撑到现在,所以一有机会的话,男修者必将痛下杀手,将杨立体内搜寻一个遍,找出那个宝贝后,也不妄自己来此地一番。

    要是有必要的话,他还要对杨立的灵魂进行修炼界所忌讳的搜魂,他就不信不能够好好治理一番凝神低修者。

    男修者想这一番心思的时候,他的眼珠稍微地朝旁边转了转,活像黄鼠狼盯上了鸡。杨立虽然还想标枪一样挺立着身体,感受着来自头顶之上毒辣辣的阳光炙热。但是一股恶寒自男修者那边传来,令他浑身上下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没来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仿佛是冬天被人浇了一瓢凉水。

    这种感觉杨立并不陌生,同在做猎户的时候被野兽盯到了的那种感觉极为相似,杨立虽然没有动,但是心思却盘转起来。他沉着地叮嘱还在补天石当中的大个子,叫他时刻留心,留心那个男修者,当他一有风吹草动的时候,大个子必须挺身而出?;け咀鸬陌踩?。

    当大个子在补天石里微一点头之后,杨立有命令黄金火焰和判官蓝,当大个子和男修者缠斗在一起时,婆罗焰火就要伺机偷袭,不求有功,但求能够牵制一些男修者即可,因为在杨立观察而言。

    这个男修者似乎很惧怕黄金火焰身上的气息,哪怕婆罗火焰释放气息靠近他的话,也会对他的攻击造成一定的干扰。

    当杨立圆瞪着眼睛,就要吩咐判官蓝具体攻击任务的时候。一双湛蓝的眼睛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眼睛出现的方式非常诡异,杨立虽然一门心思沉浸在神识沟通当中,可他仍没有收回散布在周围的神识意识。这一点是他在血气之地积累的经验,要是他不能如此三心二用的话,恐怕他就不可能走出血祭之地了。

    所以当眼睛突兀出现的时候,杨立应该是有所察觉的,但是诡异的地方就在于,杨立本身毫无察觉。而这双湛蓝的眼眸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双有着锐利眼神的眼眸不大,甚至可以用异常美丽来形容,尤其是其双眼之上的睫毛卷曲修长,给人一种惊艳而噬魂夺魄的魅力。

    就在杨立刚刚似乎从惊异于陌名的情绪当中缓过来的时候,那双湛蓝的眼眸突然之间变大,杨立的眼眸不由自主地同它们对视了起来。那双眼眸不仅在变大,还在路漩涡般旋转,慢慢的将杨立的身心吸引牵拉了进去,如天空般绚烂的颜色慢慢进入了杨立的躯体。

    杨立心神只来得及回荡了一句:“不好!中了魅惑之力,恐怕心中的秘密将不保了”,便如同睡着了一般,失去了知觉。

    男修者在旁边虽然还保持着原先的姿势,但他的躯体已经在微微的颤动,因为他看得非常清楚。当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强者,并没有在既定目标处找到天材地宝,所以一个闪身便来到了他们面前,稍作沉吟选择之后,便拿脸上仅露在外面的眼睛,看向杨立。瞬间杨立便像是着了魔一般。

    空洞的眼神,僵立的姿势,毫无表情的面庞,怎么看杨立怎么都像是被人搜魂了一般,男修者由此心中不安,身体也跟着颤抖不已,他非常后悔,后悔来到这里送死。

    当杨立被强者搜魂之后,下一个逃不掉的就是他了,这叫他怎生能够平静,在他的心里,恐惧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