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德甲弗赖堡vs汉诺威96: 奇书网2

106、第一百零七章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楚弄影和云破没有在66层发现韩煜的踪迹,他们将尹霑星的藏品整理完, 就回到学生会大厅休息。楚弄影推测韩煜也拥有空间传送的方法, 毕竟尹霑星是空间系工具人,谁知道韩煜有没有拿过对方的东西。

    楚弄影身上还带着在幽暗森林中发现的空间钮, 她将废弃的空间钮交给云破, 让他验证上面的字迹。云破翻出马哲社的账本, 寻找韩煜的笔迹进行对应, 还真察觉其中写法的相似点。

    如果换做其他人, 云破还不好判断, 偏偏韩煜在账本上留下大量字迹。他同样有点不敢置信,迟疑道:“但他……怎么会……”

    云破当然知道要跟毁塔的堕神斗争, 但对方骤然变成身边的人,着实让他有些讶异。他在怪梦中曾目睹梦破打败堕神, 可那只是一团虚无混乱的黑影,并不是人类的模样,更不存在人类的思想。

    在云破眼中, 韩煜仅仅是懒散和气的木系学院辅导员, 他在尹教授和雷系猫的压迫下艰难求生,跟充斥邪念的堕神黑影完全搭不上边。

    楚弄影沉默片刻, 说道:“具体细节估计只能当面问他, 而且他居然能埋伏那么久……”

    楚弄影倒没有对韩煜的身份产生畏惧,只是惊叹于对方的布局埋伏。她童年时就在武道场碰到韩煜,难道那也是设计好的吗?她一直以来没对韩煜产生怀疑,就是由于他贯穿的时间线太长, 她总是盯着进入学院后才认识的人,哪料到堕神会如此早登???

    蓝精灵:

    云破见她如此镇定,他跟蓝精灵有同样的疑惑,低声道:“你好像意外地冷静……”

    楚弄影歪了歪头,坦白地描述起感受:“怎么说?我甚至感觉松一口气?好歹对方是能够沟通的对象?”

    “无形的东西会令人恐惧,但它变得有形起来,好像就不会再怕?”她以前只知道堕神埋伏在身边,那时还有层层的担忧,但现在得知对方的真身,疑虑却迎刃而解。

    云破:“你觉得能靠沟通跟他达成一致?”

    楚弄影:“应该不能,但我觉得能靠暴力跟他达成一致?!?br />
    云破:“……”你这是已经盘算上揍人、不,揍神了?

    学生会大厅里没有被褥枕头,两人只能各自躺在沙发上凑合一夜,好在云破在学生会留有备用外套。楚弄影披着他的厚外套,枕在沙发的靠垫上,躺着还算安稳。

    皎洁月色透过玻璃窗洒进屋里,学生会大厅里静悄悄的,迎来难得的安宁。云破躺在沙发上,他望着上方的天花板,突然道:“小影是不是打算去找他?”

    她完全惊慌或讶异的情绪,倒让他隐隐察觉别的东西。如果韩煜真的是堕神,那对方跟她有不少相似之处,她必然会生出探究的想法。

    楚弄影总觉得此话有点古怪,别扭道:“也不能算找,就是挺好奇……”

    她生怕小龙傲天又来一次“喜欢我还是喜欢他”,致使自己再次陷入送命题,立马斟酌起语气。

    云破闻言坐起身来,他颇为认真道:“不要去找他,赶快回家吧?!?br />
    楚弄影一愣:“为什么?”

    云破微微垂眸、眼神幽幽,他轻声道:“即使你得知他想要毁塔的原因,现在也没有跟他抗衡的力量,反倒有可能陷入危险……”

    楚弄影还没有真正地成神,韩煜却是完全体堕神,她面对韩煜无疑是以卵击石,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云破如今心里充斥着些许不安,他总觉得她继续牵扯下去,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楚弄影:“但你也没有抗衡的力量,就算是院长和小老头……”

    云破平静道:“可我们跟你不一样,这里不是你的世界,你没必要以身犯险?!?br />
    他们出生在书中世界,自然拼尽全力也要挽救败局,但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没道理还要背负巨大的压力。如果云破站在楚弄影如今的位置,他或许愿意不求回报地拯救陌生世界,但让她卷入?;?,他就没办法接受。

    他可以平和仁爱地对待外界,甚至原谅伤害过自己的存在,可他唯一的软肋就是她。云莱离开后,他对外界所有痛苦的感知都来自她,别人没有办法直接刺伤他,却能通过刺伤她而间接伤害他。

    楚弄影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她干巴巴地笑道:“你算是突然把我开除队籍吗?”

    蓝精灵天天吵嚷着要她回家,她已经习以为常,但她没想到云破也会这么说,心情莫名复杂。

    “不,我只是感到……有点不安……”云破不由低头,迟疑道,“你还记得天启年的抽签吗?你抽到的签文是亢龙有悔,而你现在好像越来越接近最高点……”

    楚弄影对他的记忆力和联想能力心服口服,她无奈道:“那就是迷信的小游戏,你根本不用太当真?!?br />
    云破摇了摇头,郑重道:“我没法将有关你的事不当真?!?br />
    楚弄影顿时哑然,她无法说服执拗的小智慧神,他在某些方面简直小心过头,让她毫无办法。她沉吟几秒,犹豫道:“……即使我不插手此事,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云破:“我会等老师回来后商量一下,先确定天启之塔内没问题,再决定要不要打草惊蛇?!?br />
    假如韩煜果真是堕神,姜怀信等人也需要时间筹备,才能真正地出手制住对方。

    楚弄影安静地躺在沙发上,云破肯定有周全的计划,她确实不再有卷入的必要,但不知为何却有点不甘心。她一直坚信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现在听他亲口说出这样的话,又有种被排斥在外的不爽。尽管他是在担心她,但她还是很不满意。

    楚弄影无法排解自己不悦的小情绪,她索性猛地坐起身来,无理取闹道:“我要和你一起睡?!?br />
    云破:“!!?”

    云破原本严肃的神色被击破,他脸上瞬间显露一丝微赧,小声确认道:“……你、你是认真的吗?”

    楚弄影见他满脸发懵,当即冷笑道:“刚刚还说把有关我的事当真,现在就不把我的话当真了?”

    云破:“……”他又是何时逆毛撸猫,居然将她惹生气了?

    云破刚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手足无措,如今见她莫名其妙地生出怒气,答话还颇为阴阳怪气,他顿时不敢有异议,只能先顺毛撸起来。好在她确实只是纯纯地睡觉,两人将沙发拼在一起,圈成一张简易的床,重新躺下来。

    楚弄影舒坦地伸开双臂,她自如地翻了个身,满意道:“这样就不用担心掉下去?!彼槐呤巧撤⒖勘?,一边是僵硬云破,不用再小心翼翼地躺着,还能打起滚来。

    蓝精灵无语地窝在沙发靠背上,它觉得自己此刻就不该在沙发上,应该在沙发底。

    楚弄影轻松地翻来翻去,云破却一动不动地躺着,他连呼吸声都极轻,神情有点紧绷。楚弄影见他别扭的样子好笑,调侃道:“你是躺在棺材里吗?”

    云破耐心道:“快睡吧,晚安?!?br />
    楚弄影侧躺着望他,理直气壮道:“你看着我睡,你先不许睡?!?br />
    云破望着她幸灾乐祸的小表情,他终于扯过厚厚的外套,将她的脸一把蒙住,恼羞成怒道:“快睡觉!”

    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睡意,她居然还在煽风点火!

    楚弄影眼见小龙傲天快被逗崩溃,这才满意地缩进厚外套里。她靠着他感觉很暖和,没过多久就升起朦胧睡意,窝在他身边安静地睡着,甚至觉得比往?;褂邪踩?。她一直飘荡在外面,现在犹如孤船找到港湾,终于能够休息。

    云破可没有她秒速入睡的能力,他见她没心没肺地进入深眠,着实对她恶作剧的行为又气又恼。他一向睡得极浅,头一回跟人同眠,加上对象又是她,能睡得着才有鬼。他完全不知自己刚刚哪里做错,她现在非要用这种方式折磨他。

    小智慧神感受到幸福的烦恼,不由微微地叹气,他只能在脑子里思索国家大计、天下兴亡,以此排解毫无睡意的夜晚。他幽幽地瞟了一眼睡得极香的雷系猫,莫名想伸手掐她的脸蛋,将她从美梦中惊醒。

    凌晨三四点时,云破才诞生浅浅的睡意,然而依旧睡得很不安稳,感觉胸口有点压得慌。他缓缓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将自己当成枕头的某人,她直接枕着他缩成一团,只留给他一个头顶。

    小龙傲天:这可能就是养猫人亘古不变的无奈。

    两人确认韩煜身份后,并没有马上动手揭穿,而是等待姜怀信归来。云破带着诸多证据,出面跟院长进行沟通,共同规划下一步打算。楚弄影和尹霑星的身份比较尴尬,他们跟韩煜的关系靠得太近,此时反而有点不好开口。

    楚弄影确信尹霑星应该得到消息,但小老头同样是实力派,他对韩煜的态度毫无变化,展现出精湛的演技。姜怀信先让人检查天启之塔的内部防御,确认塔内真迹完好无损过后,才算彻底放下心来,打算慢慢地收网。

    因为众人无法确定韩煜的真正实力,所以谨慎地瓮中捉鳖是最好的办法,而此计需要有效的诱饵。诱饵人选仅有尹霑星和楚弄影两人,尹霑星原本已经同意出面,楚弄影却主动请缨。

    云破闻言面露担忧,楚弄影则懒洋洋道:“我觉得我比较合适,小老头找他太可疑?!?br />
    尹霑星:“?”

    尹霑星:“等等,你管我叫什么!?”

    尹霑星如今根本不会主动找上韩煜,倒是楚弄影偶尔会麻烦他做杂事,看上去更加合情合理。同时,她心知自己的身份更容易得手,尹霑星充其量是前堕神信徒,她却是实打实的小小堕神。

    她对韩煜有着种种疑惑,相信对方也对她有种种疑惑,无疑是最佳诱饵。

    云破不安地凝眉,姜怀信看出自己学生的紧张,提醒道:“但他有可能对你出手……”

    楚弄影:“反正现场已经布置好?他要真有过强实力,我们不都跑不了?”

    姜怀信面露犹豫,他心知楚弄影说得没错,韩煜要能挣脱陷阱反杀她,就代表自身有实力剿灭众教授。他沉思许久,询问旁人的意见:“你们觉得呢?”

    尹霑星:“我没意见?!?br />
    云破露出心神不宁的神色,然而他感觉她悄悄地捏了自己手指,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姜怀信见状,同意楚弄影的提议,点头道:“好,但你怎么引出他?”

    楚弄影如何自然地请君入瓮,是当前最难解决的问题。

    楚弄影挑眉道:“这还不简单?”

    辅导员办公室内,韩煜原本正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他忽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出声道:“请进?!?br />
    下一秒,韩煜就看到自己最不想见到的学生榜首兼直系师妹露面。楚弄影贼兮兮地探头进来,她露出毫无破绽的笑容,商量道:“韩老师,我想麻烦你一件事?!?br />
    韩煜听到她称呼自己为老师,他瞬间感到头皮发麻,内心涌现不祥预感:“……”

    楚弄影上一回管他叫老师,导致他给马哲社做了好几年账,至今都没有解放。杠精要是想麻烦别人做什么,那绝对就是真正的“麻烦”,一点也不掺假。

    韩煜沉吟几秒,硬着头皮道:“……我可以拒绝吗?”

    楚弄影瞬间收起笑意,她面无表情地打量起指甲,立马进行无声地威胁,好像下一秒就要露爪。别看她现在只是小小的神,却有着大大的脾气。

    韩煜见躲不过去,只能长叹一声:“……好吧,你又要干嘛?”

    楚弄影:“你先跟我出来?!?br />
    韩煜万般无奈地起身,实在不知她又有什么鬼主意。他在联盟学院扮猪吃老虎许久,可能也确实有点入戏,导致降智到跟猪齐平,居然没看出她的马脚。因为楚弄影往日就理直气壮地不讲道理,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怀疑。

    姜怀信见韩煜真跟着楚弄影过来,脸上露出极为复杂的神情。他如何也没料到,自己苦寻许久的奸细,竟然如此轻易地上钩,甚至都没有出声质疑。如果说韩煜太蠢,他能在学院卧底多年;如果说韩煜聪明,他现在也着实糊涂。

    院长:难道尹霑星的教学能力果然名不虚传,连堕神奸细都能够直接教废吗?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请收藏本站。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