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莱比锡vs弗赖堡: 奇書2

第530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而作為元谷圣君的女兒,已經突破皇境的蘭芷祎,無疑就是最佳人選。

當二人做完了這些事情,并將諸多陣基布置在山體之中后,流云山脈也是云霧漸濃,如虛似幻。

“師叔,將這中洲楚家安置在流云山,芷祎沒有意見。但您既然已經決定將他們留在太魂宮內,又何必如此羞辱他們?

若是將他們逼得急了,豈不是又要再反一次?”

于流云山上方的云霧之中凌空而立,蘭芷祎環視群山,與道魂如此說到。

“哦?這話從何說起呀?我幾時羞辱他們了?”

回話蘭芷祎,道魂其實已經明白了前者的意思。

“師叔將中洲楚家的子弟納入洗罪閣,難道還不是在羞辱他們嗎?這不明擺著是在告訴所有的太魂弟子,說他們中洲楚家是戴罪之身嗎?不然又何須洗罪?”

“呵呵,誰說在這太魂宮內,只有他們中洲楚家的子弟是戴罪之身了?”

“???師叔……這是什么意思?”

“呵呵,芷祎啊,你說我連這打探消息,以及監察門下弟子,都要分別弄出摘星與御魂,又怎會沒有負責刑罰執法的分閣呢?”

“師叔的意思是,這洗罪閣其實就是太魂宮的執法堂,主管門下犯錯的弟子?”

“當然了,不然你以為呢?

人生在世,孰能無過。太魂開山之后,總不能弟子一犯錯,就將其逐出宗門吧?

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滿意,太滿意了。楚兄弟的實力遠勝于我,劍術也是超凡。其為人處事更不用說。由他來做鑄劍閣的閣主,我老蓋一萬個服氣?!?br />
大聲開口,蓋鏡軒在確定了鑄劍閣的閣主就是楚瞳之后,也是顯得極其興奮。卻是令在場的其余人等又都心生不解。

這時,始終對蓋鏡軒都心懷一絲不喜的蘭芷祎,卻是不想看其繼續搞怪,于是開口問向道魂,

“師叔,如今九閣已定,不知這新門之名,又是為何?”

“太魂宮?!?br />
只是此次前來三元山,家師只交給蓋某一個任務,那就是拜入大人門下。所以只要道宗大人能夠收下蓋某與劍家子弟,那么想來一切都不算什么?!?br />
“新門初建,正是用人之際。劍神派閣下與劍家子弟前來,更是如雪中送炭。本座又哪里有拒絕的理由?

只是不知劍神此刻身在何處,能否讓本座前往拜訪,也好親自表達一下對劍神的謝意?!?br />
“不瞞道宗大人,對于這件事,家師也有吩咐。

師父他老人家說,若是大人問他身在何處,可以告知。不過拜訪就不必了?!?br />
“哦?既然是劍神有言在先,那本座也就不強求了?;骨敫笙賂嬤I袼??!?br />
“海外孤島,葬劍為墳,名曰劍冢?!?br />
“快看,那是什么?”

隨著楚天飛身沖向云霄,此方天地竟是驀然一暗。緊接著幾乎只是一個呼吸便有無邊劫云瞬間凝聚。

甚至因為楚天所在的位置乃是雨元默與風元情兩人的中間,所以前者的劫云竟是直接將后兩者的劫云也都融在一起。

而這也正是一眾修士為何驚叫的原因。

三個修士同時渡劫,并且劫云合而為一,這樣的事情他們也是第一次見。

“完了……”

心中一顫,腦海之中只剩這兩個字。風元情的那張美麗容顏,此刻卻也只剩蒼白。

三個人的劫云合而為一所降下的雷劫,威力絕對不止是翻上三倍而已。

更何況天兒的天資,要遠勝于自己與二哥。所引來的雷劫也必然是七彩九九劫。至于究竟是紫雷開道,還是玄雷開道,又或者是金雷開道,那風元情可就無從得知了。

但有一點風元情十分清楚,那就是只要天兒的劫雷一旦降下,哪怕只是紫雷開道,自己與二哥也絕對不會挺過一道。

就更不用說什么玄雷與金雷了。

“沒想到啊,楚天人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破渡劫?;拐媸橇釗艘饌獍??!?br />
“是啊,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今年也還不到六十歲吧?六十歲的渡劫啊……真要是讓他成功了,那么有關他的未來,我等還真是不敢想象啊?!?br />
“所以說,我等還是祈禱他不要成功的好?!?br />
“嗤,不必麻煩了。他不可能成功的?!?br />
“什么?你怎么知道他不會成功?”

“怎么?這位兄臺難道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懂嗎?還是說兄臺沒有看到那天邊三人的劫云已然合而為一?”

同樣有些詫異竟然會有人問出這么可笑的問題,這名開口言明楚天不可能渡劫成功的散修卻也沒有出言嘲諷。而是與眾人解釋道,

“要知道那雨元墨與風元情的天劫已然是**天劫,而楚天人的天資還要遠勝前兩位。所以楚天人能夠引來的天劫至少也是七彩**劫。

而如今三人的劫云糾纏不清,所降下的雷劫可不止是一加一再加一那么簡單。

到時候最先承受不住的便是雨元默與風元情。

至于楚天人,就算他能挺過一九,二九,甚至是三九天劫。卻也絕對不會再有機會渡過后面的天劫。

因為融合了七彩**劫與兩個**天劫所異變而來的天劫究竟會有多么恐怖,沒有人可以想象得到?!?br />
“這么說……不止是楚天人沒有成功渡劫的可能,就連雨元默與風元情也不會再有機會渡過自己的天劫了?”

聽到這樣的話,一眾修士不由看了一眼天邊正在渡劫的三個人。

“沒錯,甚至他們連活下去的可能都沒有了。

因為以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抗過異變而來的雷劫之力?!?br />
“這……若是這樣的話,那也的確有些可惜了。不然一旦他們三個人成功渡劫,那么就算不加入太清宮,三元宮也還是會有東山再起的可能?!?br />
“是啊,說的不錯。如果渡劫成功,三元宮就算東山再起,也是輕而易舉。

但那終究只是如果。

從楚天決定渡劫的那一刻起,他們三人的結局就已然注定,一切都不可能再改變了。

要怪,也只能怪楚天太著急了?!?br />
從極樂城外到極樂內城,說遠不遠,說近不近。

蘭芷祎在這段距離中一直保持沉默。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李大嫂文蕙蘭緩步走在一旁,倒也并未覺得有多壓抑。只是點到為止,沒再多說。

直到二人回到內城門前,蘭芷祎這才像是想通了一般的回過神來。緊接著又是一抹羞紅上了俏臉。

隨后就是略顯慌張的開口道了那么一句,引得一旁的文蕙蘭噗嗤一笑道,

“傻丫頭,既然你叫我一聲大嫂,那還用藏著掖著嗎?難道你當大嫂看不出來嗎?”

“大嫂……你……你看出什么了呀?!?br />
其實開口說要趕回青谷洞天,蘭芷祎的確是下意識地隨口一說。

當時因為李大嫂文蕙蘭的話而確定了自己的心意,蘭芷祎的少女心性,卻是忽然攀上心頭。一時嬌羞,生怕一旁的文蕙蘭看出什么而笑話于她,這才有此一說。

可她哪里想到李大嫂竟然這么不給她的面子,當場便拆穿了她的借口。弄得她現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好了,正所謂哪個少女不懷春。喜歡一個人,本來就是老天爺賜予我們的天然蜜。它能透過你的心間,甜到你身體里的每一節骨頭縫里。如此美妙的感覺,又有什么害怕別人知道的呢?”

突然雙手抱緊了蘭芷祎還在攙扶著自己的手臂,文蕙蘭開口如此說到。

而蘭芷祎在聽到這話以后,也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當年與那人在中洲發生過的點點滴滴。

緊接著心間一甜,整個人似乎都變得輕了不少。就連這段日子里一直縈繞在心間的煩惱,也都瞬間消散。好像一切困難都變得沒有那么難了。

“其實……也沒有那么喜歡啦。就是不忍心看他傷神罷了?!?br />
開口兩句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辯解,蘭芷祎倒也沒再說什么趕回青谷洞天的事了。

“呵呵……”

意味深長的微微一笑,文蕙蘭見蘭芷祎已經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便也不再就此事多說。

畢竟不管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做決定。

之所以開口相勸,文蕙蘭也是見蘭芷祎尚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不想其貿然決定,錯過之后再去后悔。

“快些進城吧,瑤兒應該也都忙得差不多了。你這個當姑姑的,總不能連侄子的面都不肯見上一見吧?!?br />
如此說到,文蕙蘭又是微微扯了一下蘭芷祎的手臂。之后二人便也向著內城匆匆急行。

“娘,您回來了?!?br />
到了成規居的門前,蘭芷祎正想攙著文蕙蘭進去。

卻在這時從里面走出一人,并與后者躬身行了一禮,如此說到。

之后此人又是看向蘭芷祎微微挑了挑眉,隨后亦是躬身一禮。只是并未開口說些什么。

“看來李大嫂說的不錯,這瑤兒還真是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樣啊?!?br />
既然對方已經開口與文蕙蘭叫了一聲娘,那此人必然就是李大嫂的一雙兒女中的其中一個。

而蘭芷祎自認也是一位皇者,哪怕不用神魂感知,也足以看出眼前這人是男是女了吧?

雖然這瑤兒的一身打扮,的確很像男子。

“昊兒,昊兒,昊兒不好了,娘去了城外到現在都沒回來。昊兒,快給我滾出來,娘不見了?!?br />
未等蘭芷祎開口令來人免禮,便聽聞身后傳來聲聲大喊,震耳欲聾。

眉頭一皺,趕忙回身。蘭芷祎倒想看看在這極樂內城,還有誰敢在成規居門前如此無禮。

只是當其看清來人之后,卻又不由一怔。

只見來人一身白色勁裝,外披墨色袍衫。長發披肩,劍眉星目。額間三股紅繩,系著一枚約有指甲大小的奇異玉石。

“這應該就是君昊了吧?只是看上去也沒有李大嫂那般處事不驚的風范???”

心中如此想著,蘭芷祎一時倒是忽略了之前此人口中大喊的昊兒二字。

“娘,你回來了???”

等到文蕙蘭也跟著蘭芷祎轉過身后,后來之人便也第一時間發現了她。

于是開口這般說到,并且更加疾步的趕上前來。

“娘,您去哪兒了???怎么才回來?”

絲毫沒有注意到文蕙蘭身旁還站著一個蘭芷祎,來人此刻的眼里,怕也只剩前者。

不過從此人臉上的焦急來看,應該是真的擔心文蕙蘭出什么事。

所以蘭芷祎苦笑之余,倒也沒有怪罪對方。

不過自己堂堂九洲花皇,竟然被一個小孩子給忽視了?;拐媸敲幻孀影?。

“娘只是去看看你爹,有什么好擔心的?!?br />
看了一眼身旁的蘭芷祎,文蕙蘭白了來人一眼,如此說到,

“瞧瞧你,這一天神經兮兮的,眼睛里也不拿個事。沒看到娘的身邊還有客人呢嗎?一點禮數也不懂,看你師父知道了收不收拾你?!?br />
“能不擔心嗎?這兒可是極樂城誒。就外城的那些瘋子,我可不敢保證他們一直都不發瘋。

何況最近青谷也不太平,您又不是不知道?!?br />
走到近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文蕙蘭后,來人很是夸張的如此回復。接著微微一頓,又是換上一副俏皮的模樣,撒嬌道,

“哎呀,反正我師父現在也不在城里,他不會知道的。再說了,我這不也是擔心您嗎?你總不會因為這個跟我師父去告狀吧?”

“這……”

心中一陣無語,蘭芷祎實在無法想象,像守規那樣的人怎么會教出這么一個徒弟來呢?

雖然這孩子撒嬌的模樣還是很可愛的,但終究也是個男孩子啊。

大庭廣眾之下,總歸不太好吧?

難道他就不怕有損成規居在極樂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嗎?

“姐,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師伯怕是已經回來了?!?br />
就在蘭芷祎還在暗自思量,眼前的“李君昊”為何會是如此性子時,身后的“李君瑤”卻是開口如此說到。

“什么?姐?叫誰姐?”

腦袋忽然有些轉不過來,蘭芷祎差點就叫出聲來。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