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弗赖堡拜仁直播: 奇書2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等著秋后算賬吧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方大老爺父子被堵在城主府的門房里,最后是狼狽而逃,根本無暇顧及張城主夫人,父子兩備受打擊的回到家中,總管迎上來,看他們父子臉色不太好,想到躺在床上的老太爺,總管不敢大意。

    已經一個當家做主的倒下了,要是大老爺父子再倒下來,府里誰拿主意啊!于是忙把二人請到老太爺房里,大夫還在給老太爺診脈,正好請他給方大老爺父子診診脈。

    大夫還在斟酌怎么開方子,老太爺畢竟年紀老大,不能給他用虎狼之藥,只能用溫和的方子,先把情況穩定下來,邊調養身體,然后才好對癥下藥。

    沒想到這個方子還沒開好,又來兩個病患。

    不過一照面,大夫立刻就安心了,這兩個看來是受到不小的驚嚇,沒事,安神湯一帖就奏效。

    只是大夫頗好奇,方老太爺吐血昏厥,這兩父子身為長子及長孫,不在家里好好侍奉,跑哪里去受到這么大的驚嚇回來呢?

    雖然大夫年紀老大,還是個男人,但是他體內的八卦魂可燃燒正旺呢!想到城里盛傳的謠言,再看老太爺父子孫三人的情況,還有老太太一臉愁苦,大夫剛到的時候,還以為老太太是擔心丈夫。

    現在想想,她應該除擔心丈夫之外,還擔心女兒吧!畢竟派城主府的精英侍衛,去刺殺擎天山莊的莊主夫人及其女兒,絕對不是小事一樁,弄不好,可是會讓擎天山莊與涎城結仇的。

    不過張夫人也是的,事情都沒搞清楚就胡來,瞧瞧,把她爹娘給嚇得不輕啊!

    細想想也是,城主到底也是官身,方家再富也不過是一商戶,張夫人真逮住丈夫養外室的證據,她有底氣和丈夫鬧翻嗎?

    大夫又想到了更早之前的傳言,張大少爺是斷袖,二少爺是個不成材的,庶出的兒子更是沒出息的紈绔子弟,有人傳說,張城主打算過繼孩子以繼承城主之位。

    張氏族內沒有出色的子弟,所以張城主把目標放在了擎天山莊葉莊主的兒子身上。

    為什么挑葉家的兒子?因為葉夫人與他是表兄妹,關系親近,又住得近,就算把兒子過繼到張家,葉家二老還能時??吹蕉?。

    只是傳言中,并未指明張城主屬意何人,不過當時大家都在猜測,葉家會答應過繼兒子給張城主嗎?要知道張城主又不是沒有親兒子,活的,一旦把孩子過繼到張家,那個孩子要面臨的問題可不少。

    嗣母和嗣兄弟們會眼睜睜看著,他一個外姓人侵占原屬于他們兄弟的產業和權利?庶出的嗣兄弟也許不會在意,可嫡子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

    真心疼惜兒子的父母,應該都不會讓兒子去張家這渾水的。

    然而那則傳言流傳至今,既不見張城主出面肯定或否認,葉家更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倒是滿涎城的人全都引頸以盼,想要知道這傳言究竟是真是假。

    卻沒想到,張城主和葉家人沒反應,張城主夫人卻當了真,認定之所以有這傳言,就是丈夫在試探葉莊主的態度。

    后來她意外發現葉千亞手上有張家人特有的胎記,大驚失色的同時,又從兒子那里曉得,原來不止葉千亞有,葉三爺也有。

    張夫人想到丈夫與葉夫人曾論及婚嫁,又想到被自己逮到的那個外室,樣貌不就和葉夫人神似?

    張夫人在家極為得寵,當初方老太爺會把她嫁給張城主,其實是她早就相中張城主,認為涎城里頭只有張城主才配得上她,她有此心,疼愛女兒的方老太爺夫妻自是使出渾身解數,就為了讓女兒如愿以償。

    指使人為難張家,慫恿張氏族人去爭城主之位,那些人見城里這些商戶支持自己,還以為自己有資格爭城主之位而樂不可支,張城主他老娘為了確保兒子的地位,只能拾棄娘家侄女,向方家求娶方氏。

    殊不知,城主府的?;?,其實都是方老太爺一手謀劃為之,就是要張城主母子求娶他女兒,以換取他支持張城主。

    只是方老太爺萬萬想不到,他閨女兒如此心狠手辣,他其實還不曉得,他閨女兒比他所知的更加狠毒,嫁進張家后,她手里的人命可不止一兩條而已。

    能得張城主歡心收房的妾室,都是大美人兒,然能安然產下庶子女的,大多都是老實的主兒,但凡恃寵而嬌的刺頭兒、或愛生事愛挑撥的主兒,根本活不到生孩子,有懷孕的跡象就被張夫人收拾掉了。

    不管是指使下人動手,還是使錢讓人挑撥離間,總之張家后宅,死在她算計下的人命沒有一二十,也有十幾條,這還沒算沒出生的娃和才懷上的小生命。

    大夫這廂兀自胡思亂想,方老太爺這頭猶在昏迷中,方老太太得知長子和長孫回來了,扶著丫鬟的手過來看望,一來是得知兒子和孫子被嚇得不輕,擔心他們有個什么不好,二來是想問他們,女兒的情況如何。

    這一問才曉得,他們竟然被堵在門房,連二門都沒得進去,方老太太氣得重重拍打長子的肩頭,“你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會被那些下人堵在門房里?你連二門都沒進去,也不知你妹現在怎樣了!”

    方大爺見他爹疼的疵牙裂嘴,忙為他爹開脫,“阿奶,不是我爹不想去看姑姑,實在是,您知道不,那些人家里頭都有人死在姑姑手里,他們的眼都冒著綠光,看我們的樣子就像是在看獵物?!?br/>
    似是想到那被人圍堵的一幕,方大爺忍不住顫抖了下,不過他眼尖,看到了他祖母聽了他的話之后,瑟縮畏懼的眼神,雖然一閃而逝,可是他看得很清楚,再看他奶一臉平靜,似乎對此并不意外,他不禁要懷疑,他奶該不會早就知道,他姑做的這些事情了吧?

    方大爺沒猜錯,方老太太確實早就知道女兒的作為,事實上,女兒整治收拾通房丫鬟及妾室的手段,還是方老太太親自傳授的。

    早在女兒初進張家門,發現婚生活完全不如她想象得那么甜蜜,回家來找她哭訴時,方老太太就手把手的教導女兒,如何對付收拾丈夫的那些女人。

    張夫人方氏成親時,不過是個才及笄不久,在家得寵不曾經歷過宅斗的嬌嬌女,她懂什么?甚至遭教張城主人事的通房丫鬟算計,都蒙懂無知自己被人算計了。

    方老太太何許人哪!方老太爺有錢,又與城主府等涎城中的權貴們交好,他身邊的女人海了去,有自己送上門的,有求于他送美巴結的,這些女人個個不安份,哦,還有家里世仆出身的丫鬟們。

    一個個削尖了腦袋往上鉆營,以為只要爬上主子的床,就能翻身做主子了。

    方老太太豈容得下這些女人在自己眼前如此蹦,自然是拿出雷霆手段全都收拾了。

    因為她治家嚴謹,再有就是她腦子好,她不止收拾那些女人而已,還會因她們的來歷給她們按上大大小小的罪名,令自己師出有名,不讓丈夫因自己收拾他的小妾們而怪罪自己。

    女兒向她哭訴后,她便把自己的心腹嬤嬤指了兩個過去,讓她們幫著女兒收拾女婿那些女人們。

    身為城主,他的女人緣只會比方老太爺旺盛,尤其他還這么年輕,姐兒愛俏,一樣有錢有勢,卻年紀有差,那些姐兒是選擇年輕力壯俊美無雙的張城主,還是選擇年老體衰大腹便便的方老太爺呢?

    答案不言而喻。

    方老太太舍不得女兒委屈,先是派了兩個心腹嬤嬤,后來又陸續給女兒指了六個嬤嬤給她。

    反正借口多的是,女兒懷孕了,需要有經驗的老嬤嬤侍候,生產坐月子,要懂藥理食補的嬤嬤侍候母子二人,待外孫大一點,要派人幫著照顧小外孫。

    張城主縱使不愿,也只能點頭同意這些老嬤嬤進府。

    許是幫著出主意的人多了,心腹嬤嬤雖都是方老太太的人,但想在張夫人面前出頭露臉可不件容易的事,畢竟人多嘛!競爭一大,手段百出,張夫人都不用動腦,底下的嬤嬤們就主意一堆。

    隨著年紀漸長,丈夫女人越來越多,又讓她發現丈夫養了外室,她腦子一昏,手段就越發狠厲。

    她有恃無恐,因為不管發生什么事,都有人負責善后,根本不用她操心。

    然而嬤嬤們互有爭斗,導致剩下來的嬤嬤日漸減少,她們被派過來城主府時,年紀也都不小了,如今只剩下一位方嬤嬤還在張夫人身邊侍候,除碩果僅存的這位外,其他人不是被厭棄發賣,就是早已命喪黃泉,全都沒落著好。

    僅剩的這一位方嬤嬤,在張夫人派精英小隊去刺殺葉夫人母女后,就突染急病回家養病去了。

    這其實也是張夫人派人給她下藥的結果,因為方嬤嬤一直反對她這么做,一直容忍的張夫人終于爆發。

    她貴為城主夫人,可是卻得一直聽命母親派來支持她的嬤嬤們,她能忍到今天,也算厲害了。

    只讓人給她下藥,讓她回家休養,沒直接要她老命,張夫人還覺得自己真是太仁慈了。

    卻不知方嬤嬤早就心灰意冷,早就想離開,可一直找不到好借口好理由,今番張夫人再出昏招,她屢勸不聽還惹惱她,方嬤嬤自知再不退,只怕老命不保,她這條命沒了就沒了,可她就怕自己一死,夫人會拿她兒孫出氣,所以她不敢死。

    天曉得她每天提心吊膽當差,不止要給張夫人出那些傷天害理的主意,還得小心分寸,省得張夫人覺得她主意太多太大,進而要先收拾她,此外還要盯著去辦事的人,生怕她們行事不慎露出行跡,一旦她們留下痕跡,她還得去收拾善后。

    還別說,她明明才四十多歲的人,可看起來卻像是七十幾歲的老嫗,按說在主子身邊侍候的人都是養尊處優的樣兒,從沒人像她這般蒼老的。

    卻不知除了勞心勞力,她還故意裝老,就盼哪天主子大發慈悲打發她回家養老去。

    這回她一查覺吃食被下了藥便裝病,最后倒是如她所愿回家養老了,然而張夫人的作為也首次暴露于人前。

    方嬤嬤運氣不錯,在她離府時,張夫人就銷了她的奴籍,除了是看在她娘的面子,也是因為方嬤嬤這些年確實助她良多,要不是方嬤嬤精明,她早在初進門時,就因中了通房的算計。

    故張夫人對方嬤嬤頗為感激,要不然她早就將所有的嬤嬤清理掉了,哪還會留著方嬤嬤到現在。

    然而張夫人現在卻悔不當初,那時方嬤嬤勸自己緩一緩,別著急,她怎么就不聽她的,一意孤行不說,還對方嬤嬤下藥,令她病倒出府,現在自己想找個人幫忙出主意都沒人了。

    她身邊侍候的人全都被抓去審問了,她知道,她們肯定扛不住的,遲早會把自己供出來以求自保。

    她現在只擔心,自己若有個萬一,日后誰能照顧兒子們?

    雖然丈夫沒有動她,就讓她待在正院里,可侍候的人全都被押走了,院子里空蕩蕩的,除她之外別無他人,她要想喝口水,都得自己去小廚房親自燒水。

    可是她出身富貴,身邊從來不缺人侍候,就是成親后,過得也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何曾自己燒水過?

    這要是在夏天,沒人燒水沏茶,喝井水也是可以的,但現在正值隆冬,喝井水?只怕水才入口,她就凍住了。

    她沒燒過火,也沒用過小炭爐,試了半天,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的,依然沒升起火。

    她養尊處優一輩子,萬萬想不到會有喝不上一口熱水的時候,想到這兒不禁悲從中來,一邊落淚一邊埋怨父母,她出事至今,娘家人竟然都沒半個人前來關心,她壓根不知,父親被氣得吐血昏厥,母親憂心父親情況分不開身,大哥和大侄子在門房被人圍堵,最后狼狽而逃。

    張城主不知該拿妻子怎么辦,按葉二爺兄弟的主意,他確實能順利把一雙兒女認回來,但妻子呢?怎么處理?要她的命?她生的兒女定會與自己生隔閡,不處置她,如何平息府中眾怒?

    幸而嫡子們沒在這時候來添亂,否則他在盛怒之下,很可能做出令自己后悔莫及的決定。

    他不曉得嫡子們不是沒動作,而是他們找來的救兵不堪一擊,在門房處就潰不成軍,張大少爺暗罵大舅和大表哥沒用,但自己也不敢替親娘出頭,雖早知母親手里有數條人命,可沒想到會有這么多。

    多到府里諸人憤憤不平,張大爺伸手攏緊身上的披風,張二爺站在他身邊,嗤笑一聲道,“這些小人,之所以找娘親的麻煩,無非是看父親有心把城主的位置傳給葉家老三,上趕著巴結他,才針對娘親的?!?br/>
    “知道就好,收斂著點,等掌握大權之后,再來同這些小人算賬就是?!?br/>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