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弗赖堡大学怎么样: 奇書網2

277:突然多了爹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此刻,霍曉在東集市左顧右盼著。集市中的攤位是輪流而動的,今天你可能在好位置,明天可能就在角落里,這其中自然有貓膩。

    頂層設計的時候,是希望所有商販都得到均等的機會。整個人東集市的鋪位都是免租的,不過要想有一席之地,必須到相應的衙門注冊登記。登記會收一定的費用,不高,但在安排鋪位的時候貓膩就多了,好位置早就被掌權之人握住,需要花錢購買,至于多少錢,就得看攤主出多少,哪個價位能打動人心。一般情況下,一天凈利潤的五成。這是起步價。

    霍曉給了每個線人三千兩,這個數字足以讓他們在這邊做個好買賣。

    霍曉是個懂得經商的人,不然他不會有用不完的錢,不會出手就是萬兩起步。

    此刻,霍曉在觀察整個集市市場,想想看哪個地方能在最少投入的情況下,獲得最大利潤,他的人就可能在那里。

    他并不會看風水,但他會計算。

    此刻,他站在集市的中心,然后,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整個集市的地形圖。

    這是要玩頭腦風暴??!

    正當他要開始思考的時候,旁邊一個大媽那尖銳的聲音傳來: “誒,小鍋兒,買條魚恰???”

    霍曉不想理她,繼續干著自己的事,但大媽以為霍曉沒聽見,當即擴大嗓門:“小鍋兒,買條魚恰???”

    霍曉一臉不耐煩地睜開眼睛,道道:“不恰不恰,不愛恰?!?

    此刻,他心中確實有些亂,因為出現了他未曾想到的情況,很可能,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嚴重得多。所以,他哪里有心情搭理旁人?

    只是,作為個賣家,怎么會被客人輕易打發呢?

    只聽大媽道:“小鍋兒,我這魚兒很biu哦,買回家給內門子煲湯,保證從明天開始,以前的衣服裝不住那倆大白兔?!?

    這方言說的,賊雞兒六。竟然能把魚夸出那等神奇的功效。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霍曉無奈再次睜開眼睛,看著那大媽!

    只一看,心中一聲花擦涌出,按都按不不住,這死胖女人真是丑出天際,他心中不禁浮現一個姓公孫的丑女人,他也不記得自己見過,但腦海中就是有那么一個人,實在是太丑了。

    但是,你可以說她丑,但絕不能說她平,高不可攀的山峰,仿佛能觸及云端。正好應證了那句話:上天為你關閉了一扇窗,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

    但此刻霍曉對這扇窗毫無興趣,為了防止這大媽繼續吵,于是往前走一段。

    但大媽大媽這時候很不開心,似乎感覺自己被蔑視了,直接起身,追上霍曉,一把拉住他。

    霍曉一臉驚恐地看著大媽,不自覺的雙手捂住了胸口。買,道:“你,你你,你要干嘛?”

    大媽道:“你個小癟三,調戲了老子就想走?”

    霍曉一臉無奈道:“我哪里調戲你了?”

    大媽沒好氣道:“你個小癟犢子玩意兒,剛才你看我時,那賊眼帶花,不是調戲是什么?”

    霍曉真有些哭笑不得了,不怕你聰明絕頂,就怕你毫無道理,不講道理,沒完沒了。打又不能打,罵又不能罵!

    霍曉一臉無奈道:“我那難道不是想死的表情嗎?”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大媽立馬來勁了,道:“哎呀我滴個親娘嘞,看著我就想死,你個黑眼玩意兒,本小姐就如此礙眼?”

    霍曉道:“我的意思是這魚的腥味讓我想死,我聞不得這味。跟美麗提花的你無半點關系?!?

    大媽立馬眨巴著大眼,道:“你說我貌美如花?”

    見其臉色好轉,霍曉立馬點頭道:“必須的?!?

    大媽立馬開心的像個十八歲的孩子,一頓狂之時,周圍的觀眾開始鼓掌了。大媽一把抓住霍曉的手臂,一臉嬌羞道:“走,回家見爹去?!?

    這話,讓霍曉宛如受了一記悶棍,一臉詫異地看著大媽道:“啥玩意兒?”

    大媽又是嬌羞一笑,那一刻,那份表情,在霍曉眼中,就像一坨在肚子里憋了十天的shi一般惡心。

    “回家見爹啊,從今往后,我爹就是你爹了?!?

    以下重復

    此刻,霍曉在東集市左顧右盼著。集市中的攤位是輪流而動的,今天你可能在好位置,明天可能就在角落里,這其中自然有貓膩。

    頂層設計的時候,是希望所有商販都得到均等的機會。整個人東集市的鋪位都是免租的,不過要想有一席之地,必須到相應的衙門注冊登記。登記會收一定的費用,不高,但在安排鋪位的時候貓膩就多了,好位置早就被掌權之人握住,需要花錢購買,至于多少錢,就得看攤主出多少,哪個價位能打動人心。一般情況下,一天凈利潤的五成。這是起步價。

    霍曉給了每個線人三千兩,這個數字足以讓他們在這邊做個好買賣。

    霍曉是個懂得經商的人,不然他不會有用不完的錢,不會出手就是萬兩起步。

    此刻,霍曉在觀察整個集市市場,想想看哪個地方能在最少投入的情況下,獲得最大利潤,他的人就可能在那里。

    他并不會看風水,但他會計算。

    此刻,他站在集市的中心,然后,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整個集市的地形圖。

    這是要玩頭腦風暴??!

    正當他要開始思考的時候,旁邊一個大媽那尖銳的聲音傳來: “誒,小鍋兒,買條魚恰???”

    霍曉不想理她,繼續干著自己的事,但大媽以為霍曉沒聽見,當即擴大嗓門:“小鍋兒,買條魚恰???”

    霍曉一臉不耐煩地睜開眼睛,道道:“不恰不恰,不愛恰?!?

    此刻,他心中確實有些亂,因為出現了他未曾想到的情況,很可能,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嚴重得多。所以,他哪里有心情搭理旁人?

    只是,作為個賣家,怎么會被客人輕易打發呢?

    只聽大媽道:“小鍋兒,我這魚兒很biu哦,買回家給內門子煲湯,保證從明天開始,以前的衣服裝不住那倆大白兔?!?

    這方言說的,賊雞兒六。竟然能把魚夸出那等神奇的功效。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霍曉無奈再次睜開眼睛,看著那大媽!

    只一看,心中一聲花擦涌出,按都按不不住,這死胖女人真是丑出天際,他心中不禁浮現一個姓公孫的丑女人,他也不記得自己見過,但腦海中就是有那么一個人,實在是太丑了。

    但是,你可以說她丑,但絕不能說她平,高不可攀的山峰,仿佛能觸及云端。正好應證了那句話:上天為你關閉了一扇窗,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

    但此刻霍曉對這扇窗毫無興趣,為了防止這大媽繼續吵,于是往前走一段。

    但大媽大媽這時候很不開心,似乎感覺自己被蔑視了,直接起身,追上霍曉,一把拉住他。

    霍曉一臉驚恐地看著大媽,不自覺的雙手捂住了胸口。買,道:“你,你你,你要干嘛?”

    大媽道:“你個小癟三,調戲了老子就想走?”

    霍曉一臉無奈道:“我哪里調戲你了?”

    大媽沒好氣道:“你個小癟犢子玩意兒,剛才你看我時,那賊眼帶花,不是調戲是什么?”

    霍曉真有些哭笑不得了,不怕你聰明絕頂,就怕你毫無道理,不講道理,沒完沒了。打又不能打,罵又不能罵!

    霍曉一臉無奈道:“我那難道不是想死的表情嗎?”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大媽立馬來勁了,道:“哎呀我滴個親娘嘞,看著我就想死,你個黑眼玩意兒,本小姐就如此礙眼?”

    霍曉道:“我的意思是這魚的腥味讓我想死,我聞不得這味。跟美麗提花的你無半點關系?!?

    大媽立馬眨巴著大眼,道:“你說我貌美如花?”

    見其臉色好轉,霍曉立馬點頭道:“必須的?!?

    大媽立馬開心的像個十八歲的孩子,一頓狂之時,周圍的觀眾開始鼓掌了。大媽一把抓住霍曉的手臂,一臉嬌羞道:“走,回家見爹去?!?

    這話,讓霍曉宛如受了一記悶棍,一臉詫異地看著大媽道:“啥玩意兒?”

    大媽又是嬌羞一笑,那一刻,那份表情,在霍曉眼中,就像一坨在肚子里憋了十天的shi一般惡心。

    “回家見爹啊,從今往后,我爹就是你爹了?!?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