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弗赖堡和门兴: 奇書2

第306章 故意的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很快,那邊的人帶來新的消息。

    偷孩子的女人的尸體是在一處小河邊被找到的,這里是一個荒廢許久的公園,若不是有個流浪漢網上看到上了熱搜的照片將這個女人認了出來,只怕根本不會有人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來這里。

    廢棄的公園在京都郊區,是被人們已經遺忘了很久的地方。

    這附近有一棟被廢棄的鬼樓,是當初開發商買下地皮,建房子只建了一半就卷款跑了的地盤。

    曾經有人花費一輩子積蓄才攢夠錢買這里的房子,卻沒想到開發商居然捐款逃跑后,直接從這棟爛尾樓上跳下來自殺。

    自那以后,這里就傳出了一些有鬼的說法。

    據說是那個跳樓自殺的男人怨氣太重,魂魄停留在這里久久不肯散去,已經成了地縛靈,想要找人來代替自己。

    雖然現在是相信科學的時代,但對于鬼神之說,人們還是敬而遠之的。

    鬼樓慢慢的成為流浪漢的聚集地,這個廢棄的公園也只有流浪漢才會偶爾逛過來。

    女人的尸體便是一個流浪漢發現的,她顯然死并不久,要不然那個流浪漢也不可能把她給認出來。

    發現這個女人的線索就能得到五百萬,這是厲家給的承諾,當場便給這個人結清了。

    宋城帶著廢棄公園那邊的資料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葉依依一晚沒睡,就等著那邊的消息。

    見到宋城回來之后,急忙問道,“怎么樣?查出來了嗎?”

    宋城神色凝重的看向厲明司,“查出來了?!?

    葉依依眼睛頓時一亮,“是誰?孩子呢?現在他在哪兒?”

    宋城將資料遞給到厲明司面前,才解釋道,“是夫人干的?!?

    能被宋城稱為夫人的人還能有誰?

    葉依依一怔,眼里閃過一絲震驚,“你是說……”

    徐月鳳?

    怎么可能呢?!

    那個女人已經被判了死緩,雖然有徐家跟厲家在,她的小命能夠保得住,可失去自由卻是肯定的。

    她現在被關在監獄內,每一次與外面人見面與談話都有獄警監視著,怎么可能讓人弄走寶寶呢?

    “是夫人親自從監獄內打來的電話?!彼緯竅勻灰埠芤饌?,沒有料到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者竟然會是老板的母親。

    “夫人想要跟您見一面,說是要跟您談個條件?!?

    ……

    誰能想到世界上有這樣當人奶奶的?

    自從知道孩子是徐月鳳的人帶走之后,整個老宅一片嘩然。

    徐月鳳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逼著自己親兒子將自己從監獄里撈出來,不然她呆在監獄里,那么他們也就永遠別想找到那個孩子。

    厲明司帶著葉依依一同來了監獄。

    自從有了厲明司打招呼之后,徐月鳳住的可就不是之前那豪華版的監獄了,而是跟這里所有犯了罪的人一樣都住著普通的監獄不說,每日還要進行勞動改造。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她就像老了二十歲一樣,養尊處優的雙手也變得粗糙不堪。

    到了探監房,葉依依看到徐月鳳就立馬質問道,“你到底把我兒子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徐月鳳厭惡的瞥開眼,輕哼道,“你沒有資格跟我說話?!?

    “你!”

    葉依依對徐月鳳這種翻了罪還死不悔改的人是真心厭惡。

    最初的時候,她以為徐月鳳就是那種豪門中被養壞了的夫人,雖然看不起所謂的平民,但至少三觀還是有的。

    可沒想到,她們之間的關系越來越糟糕,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三番兩次想要了她的命,搶走了她的孩子一次還不夠,現在又來第二次。

    葉依依真的殺了她的心都有了。

    “孩子在哪兒?”

    厲明司面無表情的問道。

    徐月鳳捋了捋耳鬢的短發,看著這個曾經自己引以為傲的兒子,“把我弄出去,我就把他換給你們,要不然……這輩子你們都別想再見到他了?!?

    “說,到底在哪兒?”

    厲明司語氣不悅,夾雜著濃濃的怒火。

    在知道這一切竟然是徐月鳳做的之后,他已經徹底對這個女人失望。

    可沒辦法,他的命是這個女人給的,他沒辦法對她下狠手。

    徐月鳳不高興的說道,“這就是你對媽媽的態度嗎?”

    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以前那種高高在上的氣質已經消散的干干凈凈。

    徐月鳳抬頭看著自己兒子,勾唇道,“只要把我弄出去,我就孩子還給你們?!?

    厲明司閉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氣后,才睜開雙眼漠然的看著她,“你出去之后,也不會老實的?!?

    徐月鳳立即發怒了,“厲明司,我可是你親媽!誰做兒子的像你這樣?對親媽都能夠這么無視!早知道當初我會生下你這樣的孩子,我就不該把你找回來!”

    “找回來?”

    厲明司微微挑眉,諷刺的說道,“真的是找回來嗎?’

    徐月鳳一怔,“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厲明司坐在她對面,雙眼帶著嘲諷,“當初為了獲得那個男人的憐憫,把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叫人偷走,弄了一出好戲博人同情,你以為那些事兒都沒人知道嗎?”

    徐月鳳愕然的看著他,眼里滿滿都是不可思議。

    她握緊雙拳,努力保持鎮定。

    不可能的,這個孩子不可能知道當年的事情的……

    然而厲明司壓根不會讓她這么裝瘋賣傻的糊弄過去,而是冷冷的說道,“當年你讓人把我偷走,丟到我媽家門口,一直找人盯著我,你以為你做的那些事兒我真的全都不知道?”

    他嗤笑一聲,“如果不是奶奶臨走前心念念的惦記著我,你壓根不會接我回厲家。只要我一直沒有回來,你就能夠一直博得那個男人的憐憫與同情,并且……”

    當年,所有人都認為是安和柔出于嫉妒才會暗地里對一個小嬰兒下手,可誰能想到呢?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徐月鳳將安和柔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不僅沒有阻止,反而幫了她一把。

    甚至……

    厲明司想起自己竟然會有這樣一個生母,就忍不住感覺一陣陣的反胃。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