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弗赖堡VS拜仁慕尼黑: 奇書2

第148章 公敵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因為冥域修士的事情,整個太古之森中外圍的異獸都在進行大肆搜索,洞穴之外不斷異獸來來回回。

    韓紛醒來已經是一周之后,這一周,這些異獸就差沒有把太古之森刨個底朝天了,這個時間段進入太古之森獵殺異獸的人物修士算是倒霉,有進無出的占了八成之多。

    這些修士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起初并未被擊殺,而是被打殘活捉到了一個地方,有一只渾身雪白色的猿猴會挨個檢查他們,檢查后再殺死。

    太古鎮的修士們意識到了不對勁,異獸酒館貼出告示提醒人族修士近期不要再去太古之森,至于危險期什么時候結束那就另行通知了。

    醒來之后的韓紛身體依舊虛弱無比,對于外界的大動作他絲毫不知,韓紛從錦囊中取出四階初級的銀甲犀,運轉魔嗜開始吸收。

    不得不說魔嗜真是一部好功法,不僅能提升修為,吸收的血肉精華對于身體修復也是一等一的。

    有了這部功法,韓紛就可以盡情地造,只要別把自己玩死了,基本不會有事。

    吸收完銀甲犀身體并未出現撐漲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受傷過重的緣故,修復身體就用去了不少血肉精華。

    又在洞中修養一周之后,韓紛終是“出關”。

    身體基本上已經康復,吸收掉的血肉精華讓韓紛再升一段,現在已經三境七段,照這個速度下去,四境指日可待。

    要說四境的好處,那自然就是先天神通了,這可是修士壓箱底的技能,同時也是威力最恐怖的。

    “族長,我們幾乎已經發動了森林中外圍所有的異獸,可依舊沒有找到那名冥域修士?!狽綾┰澈錁奐?,那只五階初級的猿猴匯報著。

    “我記得你說過那日你趕往混戰現場時的途中隨手扇飛一個人族的修士,你覺得他是冥域修士的可能性有多少?”風暴猿猴的族長是一只全身霜雪的老年猿猴,它負手站立,長相酷似人類。

    “也不是沒有可能,根據我們的推測,那冥域修士實力很弱?!狽綾┰澈锘賾Φ?。

    “如果按照這個推理去想,那么他現在已經身受重傷,肯定在什么地方養傷,沒有幾個月的時間根本無法再次外出行動,你們要改變搜索策略,盡量去找那些隱匿的藏身之處?!弊宄ぱ壑猩了缸胖腔鄣墓餉?,很難把它和異獸聯系在一起。

    “明白?!狽綾┰澈锪烀?,緩緩退下。

    外人有所不知,其實風暴猿猴和巨猿一族已經可以算作是妖獸,因為它們的父系祖輩是妖獸和異獸的結合體,而母系祖輩是純正的異獸,這樣的組合所產下的后代,妖獸血脈極濃,異獸基因只占三成不到。

    這張的血脈濃度在太古之森中已經算是高級貨色了,太古之森里也有純種的異獸,不過那畢竟是鳳毛麟角,多的是像風暴猿猴這種血脈混交品種。

    韓紛感覺到太古之森的變化,以前這些異獸都各自為戰,為了生存你殺我我殺你,可這一趟出來韓紛發現有一些異獸明明是敵對關系,卻能相安無事的擦肩而過,而且看樣子它們似乎在尋找著什么東西。

    “這是什么情況?”韓紛心中疑惑,把速度放的更慢了,小心地隱匿自己的身形。

    到處都是三五成群的異獸,四階五階都有,單挑三頭四階異獸韓紛并未試過,就算打的過,如果不能迅速解決戰斗的話,只會吸引來更多的異獸。

    大概游蕩了三個時辰,韓紛還是找不到機會,他現在需要戰斗,硬碰硬的戰斗。

    又過了幾個時辰,眼看著黃昏已致,夕陽西斜,韓紛不禁有點著急。只是他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不敢輕舉妄動。

    每當這個時候,他就會默念寂心訣,讓自己冷靜下來。

    “毫無收獲的一天?!被氐蕉囪?,韓紛擺弄著土壁上的石頭,魔嗜有一點非常大的缺陷就是不能依靠吸收天地間的靈氣來提升修為、鞏固境界,外界吸收的靈氣只能讓他回復丹田中消耗的能量。

    這一點魔噬的介紹中并未提到過,韓紛也是最近才發現,不過很快他就釋然,現在體內的紅金色能量如此特殊,威力是之前的幾倍,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夜里,韓紛開始修煉紫幻,之前一直對這個術法不怎么重視,每一次修煉也是順帶著修一下,現在他越來越覺得紫幻非常重要,正好魔嗜用不著花時間去修行,騰出的時間,就全部用在紫幻上。

    紫幻是他從北洲小天地中得來的幻術神通,雖說是輔助類的神通,可輔助也分好多種,像紫幻這一種,是輔助殺人用的。

    魔嗜的特殊要求讓韓紛不得不去獵殺異獸,甚至是殺人,紫幻也就成了修煉魔噬的一大助力。

    第二日,韓紛再次外出。

    幾個時辰過后,又是徒勞無功。

    韓紛心想這樣下去可不行,他心中總有種不祥的預感,所以他要盡快提升修為,穿過太古之森回家。

    這一次,韓紛跟上了三只異獸一只四階初級,兩只四階巔峰。

    經過了這么久的尋找,異獸們已經不像之前那么認真上心,三只異獸走走停停。

    又過了兩個時辰之后,其中一只四階巔峰的異獸靠著樹干慵懶臥下,其余兩只見狀也各自找地方歇著。

    期間有幾批異獸路過它們,也只是互相對視一眼然后離開。

    那只最先臥下的異獸閉上眼睛睡著了,睡意是會傳染的,不一會的功夫,另外兩只也上下眼皮打架,最后也終于支撐不住,進入夢鄉。

    韓紛沒有著急行動,他又耐心地等了一會,三只異獸已經睡熟。

    “攻”字真言悄然出現在手中,韓紛死死盯著那只四階初級的異獸。

    即使不用“隱”字真言,韓紛的氣息也無比內斂,只要不大肆動用紅金色能量,尋常異獸根本無法發現。

    這要歸功于那一次云中青的點醒,韓紛頓悟之后整個人就變得內斂。

    九行天下發動,韓紛猛地竄了出去,他穿過枝葉,帶起不同于風吹的沙沙響聲,兩只四階巔峰異獸的耳朵動了動,刷地睜開眼睛。

    只是已經來不及了,它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韓紛將“攻”字真言打入同伴體內。

    “攻”字真言不會立刻擊殺對方,因此韓紛早就想好了對策,在甩出“攻”字真言后,他迅速凝聚好“疾”字真言,風一樣地逃離了。

    整個過程不過是一個呼吸的間隙,兩只四階巔峰的異獸后知后覺,怒吼一聲,騰起身子就追了上去。

    異獸終究是四肢發達的野蠻生物,比起人類來說還是差了太多。

    太古之森到處都是草木,視線范圍極其有限,兩只異獸眼見韓紛繞到了一顆巨樹之后,它們靈巧越過各種障礙,兩只異獸默契從兩邊進行包抄。

    誰知等它們跑過去之后,早已經沒了韓紛的身影,兩只異獸面面相覷,嘶吼一聲,隨即散開尋找,找了半天,還是不見韓紛的行蹤。

    此時韓紛已經回到了它們休憩的地方,他迅速將那只已經死掉的四階初級異獸收進酒葫蘆中,同時不忘清理周圍的痕跡。畢竟他現在是魔道修士,做事自然要一再小心。

    等兩只異獸傻乎乎趕回來之后,哪還有同伴的身影,兩只異獸嗅了嗅鼻子,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異常的氣味或是能量波動。

    在周圍轉了幾圈之后,兩只異獸最終決定離開。

    它們不知道的是,韓紛其實并未走遠,他就隱藏在附近。

    想到之前的那一次異獸混戰,又想到最近森林中異獸的異動,韓紛總是下意識將這兩件事聯系在一起,他心里隱隱有種預感,這件事情好像和自己有關系。于是他沒有逃走,看看這兩只異獸會如何處理。

    見兩只異獸離開,韓紛悄無聲息地跟了上去。

    韓紛跟了一會察覺到前面的異獸并不是毫無目的地亂跑,它們始終朝著一個方向前進。

    一炷香的時間之后,兩只異獸放緩速度,韓紛明顯察覺到周圍的異獸明顯多了起來,他更加小心翼翼。又往前了大概一千米,有半妖獸出沒,他發現有兩種半妖獸數量最多,一種是巨猿,一種是風暴猿猴。

    這兩種異獸都是群居物種,而且妖獸血脈極濃,而且兩個分支之間極為團結,它們占據著太古之森中外圍的霸主地位,是非常難纏的對手。之前舍命攻擊自己的正是巨猿,想到這里,韓紛突然打了一個冷戰。

    這里明顯就已經到了巨猿或者是風暴猿猴的地盤,兩只異獸還能如此暢行無阻,而且其他的異獸或是半妖獸也能安然無恙。

    如果說巨猿和風暴猿猴一族是為了報仇,所以發動所有異獸尋找自己,那么這一切,不就全都說的通了?

    聯想到之前巨猿不要命地攻擊自己,韓紛越來越覺得這個猜想是正確的。

    他越發放慢速度,掉頭往回走去,身上早已經被冷汗打濕,有風吹來,竟是打了一個哆嗦。好在“隱”字真言加上韓紛自身收斂氣息的能力,并沒有異獸發現自己。

    不一會就已經退出巨猿的領地,周邊的異獸數量明顯減少。韓紛不敢絲毫掉以輕心,只是稍稍提升了下速度。

    回到洞穴已經是兩個時辰后。直到這時韓紛才終于敢松口氣。

    “但是為什么巨猿會不要命地攻擊我?我和巨猿一族也沒什么仇怨???而且僅僅是死了一只巨猿而已,不至于這么夸張吧?”平靜下來的韓紛開始自我反思。

    韓紛怎么都不會想到是因為冥域的氣息。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