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美因茨对弗赖堡赛事: 奇書2

第五百二十六章 開始裝逼開始飛:周芷弱與張有忌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沙西摩的全身上下,金光閃閃。

    看起來就像是羅漢轉世一樣。

    “我突破了!”沙西摩很想保持著莊嚴的表情,可是,突破的喜悅,還是讓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還有一種特殊的感覺……

    他的身體,變得更強了!

    不止有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血液中,他還看到了一道道銀色的氣息,這些氣息正與他的身體在融合。

    “特殊能力!”

    “我竟然擁有了特殊能力?!”

    “師父,你看到了嗎?”

    “我成功了!”

    沙西摩幾乎就要當場大聲喊叫。

    但他沒有喊出來。

    因為,有一個人,比他先喊了出來。

    “哈哈哈……我突破了?!我真的突破了!!!”這個聲音聽起來爽朗無比,不是別人,正是魏亞。

    在沙西摩喝下‘圣液’后,高能便順手給了魏亞一份。

    接著,魏亞便突破了!

    他的身體猛的漲大了一圈,看起來比以前要足足“胖”了近兩倍,可是,身上的肌肉細條卻更加緊繃。

    站在一旁的周瑾頓時被嚇了一跳。

    “怎么變這么大了?!”周瑾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突然間就變得比以前要大兩倍的事情。

    “變大不好嗎?”高能說話間,便又隨手遞了一份給周瑾。

    “???”周瑾。

    別以為我真聽不懂!

    周瑾看了高能一眼,但還是將高能遞過來的圣液接了過來,然后,直接往嘴巴里面一倒。

    “轟!”

    濃郁的能量從周瑾的身上噴發出來。

    與魏亞相比,周瑾的突破,動靜上就要小很多,沒有夸張的變身,但是,周瑾原本的短發,卻在一瞬間長到了腰間。

    正是應了那句話。

    待我長發及腰,你來娶我可好?

    唯一有些不應景的是,天空中并沒有七彩的祥云,也沒有穿著金甲寶衣的猴子,有的只是一個渾身冒著金光的和尚。

    最可氣的是,這個和尚……還不是她的意中人。

    “唰!”

    一道劍光劃過。

    在空中斬出一道白霞。

    周瑾騰空飛起,身上不斷的散發出白色的霧氣,看起來就像是云霧中若隱若現的仙女一般。

    “三個人,同時突破?!”

    “這未免太可怕了吧?”

    “……”

    周圍的龍榜天才們看著這一幕,都是又羨慕又興奮。

    羨慕的是,沙西摩和魏亞還有周瑾都突破了,興奮的是,他們也會得到一份圣液,同樣擁有突破的機會。

    當然了,也就只是機會而已。

    畢竟,在場二十人中,真正達到七階后期的,還是不多。

    “一下就多了三個八階,效果還真是不錯?!備吣芏哉庋慕峁故嗆藶獾?,三個就非常厲害了。

    如果再加上沈凝兒和方糖糖。

    龍榜天才中,已經有五個八階的強者了。

    嗯……

    還有一個九階的超級強者!

    “每人一份,各自挑選!”高能將一堆的小瓶子擺了出來,在面前一字排開,并且,開始介紹起里面的作用。

    很快,瓶子全部分了出去。

    而接著,便又有一人突破。

    伊清歌!

    這位曾經被稱為最年輕的天才之一,在經歷過與林影的一敗后,在這一次,再次實現了突破。

    高能有些詫異。

    而更詫異的是,林影這一次的提升并不大。

    “看來喝過一次后,再喝第二次,效果就沒有第一次明顯了?!備吣艽蟾龐行┟靼漬廡ヒ骸奶匭粵?。

    不過,林影雖然沒有實現突破,但是,在喝下圣液后,實力卻有了一些提升,堪堪達到了七階后期。

    除此之外,最讓高能有些意外的是,伊清蓮竟然也達到了七階后期,而且,看伊清蓮的狀態,似乎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

    “果然,有些人的天賦……真的是天生的!”高能一直都知道伊清蓮算是天才,但這一次算是見識到了。

    同樣是磕藥。

    別人只能磕出一小級,丫硬生生的磕出了兩級,你敢信?

    ……

    龍榜天才這邊的事情得到了解決。

    高能卻依舊沒有奔赴戰場。

    原因有二。

    一是東區異族聯軍還沒有打過來,二則是,周瑾說她的媽媽此刻也已經到了東區要塞了。

    峨眉古宗。

    人類聯盟十大宗門之一。

    高能并沒有這位峨眉古宗的宗主見過面,但是,在盧娜給出的名單第一個,列的名字便是這位宗主。

    峨眉古宗,現任宗主……周芷弱。

    一個聽起來就挺“弱”的名字。

    但實際上,卻是被稱為,人類聯盟九階之內,最接近至強者,也是最有可能突破到至強者的存在。

    高能并沒有讓周瑾帶路。

    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位宗主現在同樣歸他調派,既然如此,高能便也不搞什么虛禮。

    問出了周芷弱休息的軍賬位置后,高能便徑直走了過去。

    隨行的還有方糖糖。

    不到一會兒,軍賬的位置便到了。

    “通報一下?!備吣艸卦誥送獾木康懔說閫?。

    他并沒有直接闖。

    因為,對方是個女人。

    “是!”

    軍士很快進去,不一會兒,便退了出來。

    “周宗主說請高議員稍候片刻?!?br />
    “我們是來給她送……竟然還要我們等?!”方糖糖一聽這個,多少有些不爽,嘴巴高高的嘟了起來。

    高能看了一眼時間。

    兩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十五分鐘。

    表面上看,還有四十五分鐘。

    但是,誰說東區異族聯軍攻城的時間,就會剛剛好卡在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只是最慢攻城的時間。

    所以,現在的時間,其實還挺緊的……

    “既然如此,等會兒就讓周宗主到指揮中心找我好了?!備吣艿懔說閫?,轉身便準備直接離開。

    “是!”軍士立即點頭。

    “等一下!”就在這時,軍賬內傳來一個聲音。

    而接著,軍賬的賬門掀開。

    一個穿著一件灰白相間長裙的女子便從軍賬內走了出來,在女子的額頭上,還有著一個梅花一樣的印記。

    周芷弱。

    峨眉古宗現任掌門人。

    無論是氣質,還是相貌,都是上上等。

    但是,高能卻在周芷弱的眉目間,感覺到了一股過于銳利的劍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練劍之人,身上都會有一股劍意。

    這本無錯。

    但是,周芷弱的劍意,卻過于明顯了一些,就像是總有一把劍,懸在她的頭頂上方一樣。

    “一直聽說高議員沒什么耐性,今日一見,果然如此?!敝苘迫醯哪抗庠詬吣艿納砩賢A裊艘幻?,隨即,便收了回去。

    “嗯,一直聽說周宗主是最接近至強者的人,今日一見,倒是大失所望?!備吣芪⑽⒁恍?,點頭回應道。

    這就是硬懟了!

    正常情況下,周芷弱這時候應該會有些尷尬。

    但是,實際卻并非如此。

    在高能硬懟過去后,周芷弱卻仿佛沒有任何意外一樣,臉色平靜,而且,最終還施下了一禮:“峨眉古宗掌門周芷弱見過聯盟最高軍事指揮官高議員,不知道高議員親自來找我,是有什么軍事安排嗎?”

    “果然,你有雙重人格!”高能的眼睛微微一瞇。

    “什么?”周芷弱這一下原本平淡的面色,終于有了一些變化。

    “我說你有雙重人格,而且,還相當的嚴重,兩種人格,已經融合在了一起,簡單說就是‘表里不一’?!備吣茉俅慰?。

    “高議員,我不懂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周芷弱的身體微微一顫。

    “簡單說就是,你的內心性格其實是柔弱的,可是,因為你繼承了峨眉古宗的掌門人,所以,你不得不讓自己表現出‘剛硬’的一面,甚至時時刻刻將一道劍意,懸在眉宇之間!”

    “胡說八道!”

    “是不是胡說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今天來這里,原本是為了助你突破,但現在覺得沒有什么太多的必要?!備吣馨諏稅謔?。

    “什么意思?”

    “就是我改變主意了,周宗主,再見!”

    “等等!”

    “周宗主還有什么事嗎?”

    “那個……如果你真的能助我突破,我愿意為我剛才的態度道歉,并且,你有任何的要求,只要不違背原則,我都可以答應你,作為你助我突破的交換條件!”周芷弱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

    “行,我的條件很簡單,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高能點了點頭。

    “什么男人?”周芷弱明顯的愣了一下,甚至可以看得出來,眼睛中,還有著一股慌亂,但是,這般慌亂中,又夾雜著憤怒。

    兩種情緒。

    都表現的相當的明顯。

    “就是周瑾的爸爸是誰?”高能往前一步。

    “你在胡說什么?周瑾的爸爸是誰關我什么事情……我跟周瑾又沒有什么關系,我是峨眉古宗的掌門人,我……”

    “我走了?!?br />
    “等……等一下,你……你到底知道什么?不對,你為什么會知道這件事情?而且,這件事情又跟我突不突破有什么關系?”周芷弱的表情一陣變幻,一會兒冰冷,一會兒又無助。

    “總之,你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我就助你突破!”高能一點沒有要和周芷弱解釋的意思。

    “這是什么邏輯?我的私事,跟你有什么關系?”

    “既然沒有關系,那我走了?!?br />
    “……”周芷弱。

    “糖糖,我們走?!備吣芾歐教翹潛闃苯永肟?。

    兩個人一直走。

    走到近三十米的位置時。

    身后再次傳來周芷弱的聲音。

    “峨眉古宗是十大宗門中唯一沒有至強者的宗門,因為,上一次的戰斗,我的師祖,她……她隕落了,而我是峨眉古宗中天賦最高的一名弟子,只有我繼承峨眉古宗的掌門之位,峨眉古宗才可以繼續保持十大宗門地位不變……這十八年來,我一直傾盡全力想要突破,但依舊沒有做到,要我沒有突破,我便不可以卸下身上的擔子,我就不能把掌門人的位置傳給下一任弟子,可是,我其實一直都不想當峨眉古宗的掌門人,因為,因為……”

    “……”高能停了下來。

    “我沒有選擇,我必須要挑起這個擔子,除非我突破成為至強者,只有那樣,我將掌門人的位置傳給其它人時,才不會有人反對?!?br />
    “所以呢?”高能回頭,看向周芷弱。

    “好,我告訴你,但是,那個男人其實很普通……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的名字叫‘張有忌’,你不可能認識他……”

    “嗡!”

    一股能量波動涌出。

    周芷弱的表情,明顯的就僵硬住了。

    “你對她使用了幻術?”方糖糖有些詫異的看向高能。

    “對啊,趁她弱,要她命嘛?!備吣艿懔說閫?,然后,直接使用氣息隱藏,慢慢的靠近到了周芷弱的面前。

    “束縛!”

    一道合金將周芷弱束縛。

    而接著,高能便拿出一瓶‘圣液’,直接灌進了周芷弱的口里。

    “咕嚕!”

    “咕嚕!”

    周芷弱本能的吞咽著。

    方糖糖看著這一幕,臉上也有些不解:“為什么要用這種方式給她喝‘圣液’???直接給她不是更好嗎?”

    “很難解釋,反正就是……她其實早就可以憑自己的實力突破,只是因為她心里太過于急切,使得她反而突破不了?!備吣芩嬋誚饈?。

    “聽不懂?”方糖糖眨了眨眼睛。

    “簡單說就是,想要讓她突破,就需要讓她自己接受,然后,完成她的一個‘心愿’,而這個心愿就是,滿足她的‘生活愿望’,而我的幻術只能讓她自己想象,這種時候,想要達到效果,就只能勾起她對往事的回憶,有了回憶……她的幻境,就會夢到某些不愿意夢到的事情,這樣說明白了嗎?”

    “明白了兩分!”

    “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要讓她突破,就要讓她做一個夢,而要做這一個夢,就得勾起她的回憶,聽懂了沒有?”

    “這下我聽懂了,但我還有一點不懂?”

    “什么不懂?”

    “你是怎么知道她有雙重人格的?”

    “嘿嘿?!備吣芐α誦?。

    我特么有‘幽冥鬼眼’,一眼便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信息。

    周芷弱只有九階。

    未達至強者。

    在我面前,就像個沒穿衣服的一樣……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的?

    “轟!”

    就在這時,遠處也傳來一聲巨響。

    而接著,便有一個傳令兵,飛速的跑了過來。

    “報……報告高議員,東區異族……來……來了!”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