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弗赖堡vs奥格斯堡: 奇書2

第964章 飛機是沒可能了,錢倒是可以想想辦法(4000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法魯克·萊加里也沒否認:“陳先生,您覺得……”

    “別想了,”不等法魯克·萊加里說完,陳耕就擺擺手,說道:“法魯克,咱們是朋友,我就不說那些好聽的話來騙你了……你們的這兩批f—16為什么會被美國人扣下來,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也知道這牽扯到美國的國家戰略,根本不是活動一下就能夠搞定的事情?!?br/>
    “……”

    法魯克·萊加里不說話了,誠如陳耕所言,美國之所以決定將原本出售給小巴的這71架f-16戰斗機全部扣下來、不發貨,不是美國想要籍此多撈點錢,而是小巴的某些做法已經侵害到了美國的國家利益,在這件事上面,美國政府不可能讓步,別說找陳耕了,就算找老布什都不行——他是美國現任總統又怎么樣?沒有國會的批準,這批飛機根本就不可能交付給小巴。

    只是,雖然陳耕這么說了,可法魯克·萊加里還是不肯死心,試探著問道:“陳先生,難道真的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么?”

    也是,,這么大一筆錢,怎么可能因為陳耕的一句話就輕易放棄?

    “我是真的沒辦法,”見法魯克·萊加里似乎還不肯死心,陳耕嘆了口氣,說道:“這樣吧,看在華夏和小巴的友誼上,我可以幫你們介紹一些在華盛頓活動的、在國會山、白宮和五角大樓都很有影響力的社會活動家,你們可以問問他們,看看他們是否有辦法?!?br/>
    所謂社會活動家,說白了就是掮客,這一點法魯克·萊加里自然明白,他猶豫了一下,點點頭:“那就麻煩您了?!?br/>
    還是那句話,,不在南墻上碰的頭破血流,小巴是決然不肯放棄的。

    “麻煩倒是不麻煩,”陳耕無所謂的道:“不過有些話我要給你說在前面,這些社會活動家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見面的,就算你們雙方談不攏,可前期的‘項目咨詢費’也要付,這是行規?!?br/>
    什么項目咨詢費呢?

    就是你把你的情況跟這些掮客說明白了,掮客在心里衡量了一番之后,覺得這個事情不能做,但哪怕是不能做,他對你說了一個“no!”,但你照樣需要為這個“no!”付款。

    法魯克·萊加里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規矩。

    “那就這么說定了,”陳耕頷首道:“你們可以直接把你們的人送去美國,讓他和我在美國見面,還有,您剛剛提到的蘇聯輕型航母的事……”

    陳耕是真的好奇,小巴哪怕到了2015年,也沒有表露出絲毫想要發展自己的航母的意思,難不成現在的1991年,他們就準備發展航母了?

    小巴的領海位置相當微妙,從霍爾木茲海峽出來、剛剛通過阿曼灣就是小巴的領海海域,從地理位置上來說是一處重要的海上石油通道,在局勢如此微妙的情況下,美國人會對小巴的這個舉動做出何種反應?

    事實上,小巴之所以一直到2015年都沒有任何想要發展航母的意愿,與自己領海所處的地理位置十分微妙不無關系,陳耕有些好奇,在現在這個格外敏感的時刻,小巴會不會發展自己的海上航空作戰力量,來進一步刺激美國人?

    果然沒有出乎陳耕的意料所料,面對陳耕的這個問題,法魯克·萊加里苦笑了一聲,倒也實在:“我們倒是想,只是我們國家的情況比較特殊……”

    既然特殊,那肯定就暫時不能想了。

    陳耕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這個時候,小巴應該已經與成飛“勾搭”上了、不再猶豫不定,開始準備全力與成飛合作發展“超-7”戰斗機項目吧?

    嗯,也就是未來我們都非常熟悉的“梟龍”戰斗機。

    ………………………………

    小巴的動作很快,陳耕回到美國沒幾天,小巴的人就和陳耕聯系上了。

    陳耕倒也痛快,直接帶著這個叫佩爾韋茲·哈塔克的小巴籍進出口商人找上了自己的老朋友:華盛頓喬特森咨詢服務公司的喬特森。

    聽說陳耕來了,喬特森開心的親自來到樓下迎接,給了陳耕一個熱情的擁抱:“費爾南德斯,我的朋友,能夠見到你我太開心了?!?br/>
    “老朋友,看上去你最近的生意不錯啊,”看著紅光滿面的喬特森,陳耕一邊拍打著對方的后背一邊笑呵呵的說道:“是不是又發大財了?”

    “呵呵……還行,”喬特森痛快的承認了:“都是朋友們幫忙照顧了一下生意……”

    兩人一番寒暄之后,喬特森看向佩爾韋茲·哈塔克。

    陳耕明白他的意思,點頭道:“喬特森,這位是佩爾韋茲·哈塔克先生,以為來自中東地區的進出口商人,有些事情他可能需要你的幫助?!?br/>
    來自中東的進出口商人?

    喬特森的眼睛頓時一亮:中東的那些狗大戶,一個個可都有錢的緊吶!

    費爾南德斯·陳有錢的膨脹,自然看不上這些中東狗大戶,可自己不行,自己還要轉筆錢舒舒服服的養老呢,這些不差錢的狗大戶才是最好的客戶。

    他立刻熱情的向佩爾韋茲·哈塔克的發出了邀請:“哈塔克先生是吧?快里面請,費爾南德斯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有什么我能幫的上忙的你盡管開口,千萬不要客氣?!?br/>
    看著佩爾韋茲·哈塔克,喬特森總覺得這家伙像是一堆移動的美元。

    佩爾韋茲·哈塔克一時間卻有些受寵若驚:這位喬特森先生真是太客氣了。

    佩爾韋茲·哈塔克也不是沒有做過功課,昨天,陳耕就告訴了佩爾韋茲·哈塔克今天要拜訪的對象,在知道了今天拜訪的對方是誰之后,佩爾韋茲·哈塔克還特意請朋友幫忙了解了一下這位喬特森先生的情況,知道這位喬特森在華盛頓的影響力很大,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掮客,因為這一點,他心里還有些忐忑,擔心這位喬特森先生會不會眼高于頂、傲慢的不得了,可沒想到對方居然這么好說話,但很快,佩爾韋茲·哈塔克就不這么想了……

    “費爾南德斯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會客室里分別坐定之后,喬特森沒有看佩爾韋茲·哈塔克,而是向陳耕問道。

    “喬特森,這位佩爾韋茲·哈塔克是小巴的代表,”陳耕先是向喬特森說明了佩爾韋茲·哈塔克的身份,這才介紹道:“你知道的,小巴通過‘和平門計劃2’和‘和平門計劃3’從美國采購了總共71架f-16戰斗機,現在其中的28架已經完成了,可因為一些我們都知道的原因,美國政府對巴基斯坦發起了制裁,哈塔克先生就是代表小巴政府來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將這批f-16戰斗機交付給他們……”

    喬特森沒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先隱蔽的瞅了陳耕一眼。

    是的,喬特森知道這批f-16戰斗機前前后后的所有糾葛和故事,自然也就明白,美國政府絕對沒可能將這批f—16戰斗機交給小巴的,也正因為這一點,他才對陳耕的舉動無比疑惑: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批f—16戰斗機是怎么回事,怎么還來做這個無用功?

    陳耕隱蔽的回了一個無奈的表情:我說了啊,人家不信,總覺得可以試試,我又有什么辦法?

    喬特森仔細一想,倒也理解了:,、有著320億美元外債、國防安全方面還面臨著來自印度的極大威脅的小巴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就在喬特森琢磨著要不要坑佩爾韋茲·哈塔克一把的時候——千萬別高估這些掮客的職業道德,這些家伙辦事的時候是真辦事,可如果遇到了可以宰的肥羊,他們下手的時候也是毫不手軟——陳耕開口了:“喬特森,我和小巴的關系不錯,在小巴有很多朋友,所以這件事如果你認為能幫,哪怕只有10%的希望,我們也愿意付出100%的努力,但如果你覺得這件事一點希望都沒有,那就直接告訴我就好了?!?br/>
    佩爾韋茲·哈塔克聞言,愣了一下,隨即感激的看了陳耕一眼。

    他當然不笨,在最初的錯愕之后,佩爾韋茲·哈塔克馬上就明白了陳耕為什么會這么說,不過此刻他也不好說什么,只好用這種方式向陳耕表示感謝了。

    倒是喬特森,雖然沒能在第一時間想到這一點,不過很快,他也釋然了:如果不是關系非常好,費爾南德斯先生也不可能陪著這位佩爾韋茲·哈塔克親自來找自己,倒是自己,剛剛居然把這一層給忘了,真是該死,差點兒得罪了朋友啊。

    想到這一層,喬特森的心頭直冒汗:他是絕對不肯得罪了陳耕這個“朋友”的,寧可得罪其他的“朋友”,也決不能得罪陳耕的那種。

    調整好了心態的喬特森,臉上的笑容頓時燦爛了兩分,對佩爾韋茲·哈塔克道:“哈塔克先生,你是費爾南德斯先生的朋友,我和費爾南德斯先生也是朋友,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我就有話直說了:在蘇聯的軍隊撤出阿富汗、阿富汗戰爭結束的那一刻,你們國家對美國最大的戰略意義就消失了,在沒有了這個價值之后,美國是絕對不可能將這批f-16戰斗機交給你們的,讓美國同意將這批f-16戰斗機交給你們的希望,別說10%,連1%都沒有,一絲一毫都沒有?!?br/>
    頓了頓,喬特森接著說道:“以我的個人榮譽告訴你,在我這里,您能得到的是這樣的答案,在其他人那里,你能得到的也是這樣的答案——如果有人告訴你,說他能幫你們說服美國政府,讓美國政府同意將這批f-16交付給你們,那他一定是為了騙你們的錢?!?br/>
    “這樣啊……”

    出乎陳耕意料的是,面對喬特森的這個答案,佩爾韋茲·哈塔克雖然皺了兩下眉頭,顯示出他內心很不平靜,但他居然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向喬特森問道:“喬特森先生,非常感謝您的坦誠,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這批f-16戰斗機一點希望都沒有的話,那么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夠讓美國政府將這筆錢退給我們?”

    “?”

    陳耕和喬特森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笑了起來:這個玩笑就比較好笑了,已經被美國人拿在手里的錢,還能退回去?

    開什么玩笑呢。

    “絕對沒可能,”喬特森毫不猶豫的道:“哈塔克先生,我告訴你吧,美國政府絕對絕對……100%的絕對……不可能將這筆錢退給你們?!?br/>
    “也不能這么說,退也是有可能地方,”陳耕糾正道:“但前提是美國政府先把這批f-16戰斗機賣給第三方之后,用第三方的錢支付給你們,絕對沒可能讓美國政府從自家財政上出錢,?!?br/>
    “沒錯,就是這樣?!鼻翹厴偈被腥?,連連點頭:倒是自己忽略了這個可能。

    簡單的說,美國人本質上就是一個生意民族,在這件事上,既然美國人已經將錢拿到了手,那他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促成這筆生意。

    但這批f-16是不可能交付給小巴的,而商人的本能也讓美國人絕對不可能放棄這筆生意——一但退錢,不就成了取消生意了么?

    可為了今后能夠賣掉更多的f—16,——雖然美國人心里很想,但卻不能這么干,如果這種事情發生了,讓其他潛在的、有意購買f-16戰斗機的用戶怎么看:你美國今天能昧下小巴的錢,明天是不是也能昧下我的錢?別說“咱倆關系好,我絕對不能干這種事”之類的話,在這之前,你跟小巴的關系還很好呢。

    在一定要做成這筆生意、同時絕對不能將這批f-16戰斗機交付給小巴的情況下,將這批原本準備賣給小巴的f-16賣給第三方,同時將第三方交付的貨款以退款的方式支付給小巴,就成了最可行的辦法了。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