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弗赖堡vs杜塞尔多夫: 奇書2

20 正果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回到托瑞多別墅。

    稀云依然自閉式的縮在客廳的一角,躲避陽光。扎克沒給新的指示,問了守家的管家有沒有人找自己,得到了巴頓中的尼克喬凡尼打來電話并留了言,詢問臨時魔宴會議的事情。

    扎克知道在別墅的這個喬凡尼管家,有第一時間把這邊的大小事傳遞給巴頓尼克的習慣~不是個壞習慣,但大家懂的,也挺討厭的~

    不過就和昨天尼克打到南郊殯葬之家的電話一樣,扎克是懶得回應尼克的,反正參加魔宴會議的有其他喬凡尼,用不著扎克去敘述。

    “清空留言?!痹朔⒉劑誦碌募椅窀薌?,身為喬凡尼的管家顯然有些抵觸,但不管是他還是婦人茨密希其實都明白,他們雙雙被安排在這里就不是讓托瑞多舒心的,托瑞多現在兩不偏袒的態度其實對大家都好他們或許都沒能達到他們哥哥的期待獲得托瑞多的優待,但同時,也絕對也沒人失敗了什么,因為沒對方都沒有成功~是這個理兒不~扎克:“今后打過來的電話一律你處理,我不接受任何來自西部和巴頓的電話,任何?!比啡險0妥叛鄣墓薌姨宄?,繼續,“只有中部的電話,第一時間通知我?!?br />
    管家點了下頭,領命去操作電話了。

    茨密希婦人回到別墅的時候就回歸了工作狀態,并沒有多理會自閉的稀云,倒是在聽到扎克的安排后,拖著吸塵器靠近了似乎要準備要上樓休息的扎克。

    “我剛意識到,如果最后你不讓策反勒森布拉內部舍棄妮娜,你會把茨密希推出去,承受和巫師家族結盟的罪名。這才是你讓我‘護崽’、護住稀云的意思,這才是你所謂的知道妮娜的局后一一應對的意思,對么,托瑞多氏祖?!?br />
    扎克確實是要上樓休息的,樓梯上回身,看著下方的婦人,“是的?!泵皇裁春梅袢系?,大家也別意外,妮娜的局被她自己做崩了是她沒水準,扎克有水準。作為經歷過一次被安上背叛的罪名后滅族的托瑞多,扎克不會存有一絲天真的僥幸。

    茨密希婦人看著扎克,“你根本不會良心不安對么,因為你知道北國還有正在壯大的茨密希。魔宴的茨密希現在反正廢的,又確實和巫師有了不可分割的關系不如提供點兒價值?!?br />
    扎克再次點頭,“是的?!?br />
    婦人安靜了一會兒,“妮娜是對的,我們應該警惕你?!?br />
    扎克依然不準備否認,張嘴被搶先了。呵,搶先的是邁爾斯,“你自己要有點兒逼數!”邁爾斯的語氣?這是要上天啊。扎克和茨密希婦人同時有些驚訝的看向了邁爾斯。

    邁爾斯已然沒有了在魔宴會議末尾時的那副孬樣,盯著茨密希婦人,“看上稀云的你敢說他那么明顯的印安血統沒被你算計?!你們這個城市對印安人是個什么態度我來一周就感受的清清楚楚了!你們的報紙、電視、電影,整個社會的氛圍全是侮辱印安的元素!你一個二代茨密希,躲在這里避難,然后看準機會收了一個印安混血做后裔,你敢說你自己沒什么打算?!”

    扎克挑了眉,嘴角彎著將視線轉向了婦人。呵呵,這位羅伊的妹妹,臉在斗,感覺下一刻就能從皮膚里射出什么致命武器,終結邁爾斯的生命。

    但邁爾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你和那個妮娜根本沒有區別!她只想構陷托瑞多,而你,只想從托瑞多身上撈好處!所以,別在這里裝無辜!今天這件事托瑞多沒傷到任何人的解決了!也沒從你身上拔毛!所以!閉嘴的享受托瑞多帶來勝利!”

    整個別墅都像被靜了音。

    然后,吸塵器的噪音從茨密希手中的吸塵器里發出,嗡嗡嗡……茨密希拖著吸塵器走掉了。

    扎克再看一眼邁爾斯,笑著搖了搖頭,“你不怕了?”

    邁爾斯的身體軟了一下,靠著護欄才站穩,哆嗦的跟著扎克上樓。他沒有回答扎克的話,而是,“我在表現我自己,向你!”聲音倒是有種堅定的意味。

    扎克懂的。

    世界觀被吸血鬼打開后的人類,我們也見過不少了。熟悉的世界被碾碎,重鑄世界的過程是必須的。然后,就是這些人決定要怎么在真實的世界中生活了。

    正面反面的例子我們都看過?;畹暮玫娜繒材肥?,雖然他自己不會承認?;畹牟畹娜縹筧豚襦鵓車氐吶?,當然他也不會承認。甚至掛掉的,如曾經也和扎克來了西部的戴爾或巴頓的福特,他們大概也不會覺得自己在決定怎么過自己人生的時候會走到那種絕境?;畛捎郎?,例子也多,這托瑞多別墅里就有一個稀云,只不過不是扎克給的永生,排除的話,我們可以看昆因夫人和露易絲。

    現在,是邁爾斯在選擇他要怎么活。

    邁爾斯,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家伙。

    回顧所有我們知道的實例,邁爾斯不屬于任何一類~他不像詹姆士那樣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他也不像諾那樣在知道真相前就對扎克帶有主觀認可。他更不像戴爾或福特那樣有狹窄的價值觀,一條路走到死這兩個例子的死路,都是在他們的價值觀里,吸血鬼是怪物,是敵人,對么。但邁爾斯也絕對沒有足夠開明以得到扎克的善意認同邁爾斯在不知道吸血鬼的時候,就把扎克這個格蘭德老板當敵人了~別忘了邁爾斯為了獲得格蘭德秘密,挖了格蘭德墓!這和昆因、露易絲完全相反!

    哈,這么有‘意思’的個體,此時在怎么決定他未來的道路呢~邁爾斯向我們展現了答案,他在表現自己。能讓一個二代茨密希閉嘴的敗走,我們可以說,邁爾斯的表現,是成功的~

    扎克繼續上樓,“你不用向我表現你的聰明,從你在格蘭德墓地主動和我說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你是個真正聰明的人,邁爾斯?!庇鍥寫判σ?。這是事實,沒什么不好承認的。

    邁爾斯也繼續跟著扎克,扶著護欄往上,“但我不是個‘好的’聰明人!”

    扎克從來不會吝嗇對兩種人欣賞,我們都知道的,一,聰明的人,二,有自覺的人。所以帶著笑意的,“是的?!奔絳下?。

    后面的邁爾斯深呼吸一次,“我挖了格蘭德北園的墓,我想你早就知道了,所以才換了安保公司!”

    扎克都不用回應什么,用背影給邁爾斯一個聳肩,徑自走向這別墅的托瑞多主臥。

    “你要明白在這種處境的我,并沒有多少選擇!”邁爾斯繼續深呼吸,這份他追著要和扎克進行的對話,看來沒那么容易結束了,“我必須掌握格蘭德的秘密,然后為我自己的未來考慮!我行為或許‘不好’,但我沒有做錯!”

    當然邁爾斯沒做錯,事實上他每一步都做對了,現在才能在這里~

    扎克進了臥室,接受了邁爾斯一時半會兒不會消停的事實,舒服的往床上一靠,看著邁爾斯,話多了起來了,“你想要什么,邁爾斯?!痹舜判σ?,“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扎克交疊著雙腳腳尖,搖擺一下,“你應該知道,這次西部之行結束后,你必然有光明的未來,我不會把一個接觸過這個國家核心權力魔宴的人類,丟在什么不為人知的地方~呵呵,邁爾斯,以你的能力,也不可能不為人知。所以,我不如關照一下你,至少讓你不要給我舔麻煩。那,你想要我給你什么,說吧~”

    要么不說,說,就省掉那些彎繞直奔最重要的。扎克對邁爾斯的態度,果然還是沒啥變化。

    邁爾斯卻一時啞了??贍蓯敲幌氳蕉曰暗慕袒嵩窘階詈笠徊?,他還想多表現一下。也可能,是他終于真正的松了一口氣他的未來,有保障了!他在格蘭德遭受的一切,都不是白費!

    邁爾斯沒說話,扎克卻不想浪費太長時間等,提議了,“你想要永生嗎?和稀云一樣成為某個氏族的吸血鬼?”

    扎克真的躍進式的拉扯話題!

    邁爾斯抖了一下,感覺身體又軟了,踉蹌的摸到衣櫥旁,靠著,幾欲開口的樣子卻始終沒能說出話??梢韻胂笙衷謖飧鋈死嗟哪災?,正有什么樣的風暴在發生!

    “你很聰明,十三氏族中以真正聰明為代表的氏族有托瑞多?!痹聳疽庾約?,“和勒森布拉?!?br />
    邁爾斯腦中的風暴,小了一點兒,因為扎克在幫他~不是么,這兩個選項說,呵呵,邁爾斯能沒點兒數么,托瑞多??邁爾斯知道自己不可能指望的!勒森布拉??不!經歷過魔宴會議上托瑞多一人‘碾壓’勒森布拉氏族所有人后,加粗的不!

    “聰明能給人帶來很多延伸特性,比如,知道自己的位置,比如,能從自己的立場中獲取利益。這樣的氏族就很多了?!痹誦α艘簧?,“每個氏族中都有這樣的人,這倒是廢話了。我想最終不是你選哪種吸血鬼,而是哪種吸血鬼看上了你,像稀云那樣~”

    扎克兩次提及稀云,是有原因的。邁爾斯能不能抓到,就看他了。

    邁爾斯抓到了,他已經走到了風暴的針眼,平靜了下來,“我走的是羅根的路。羅根沒有成為吸血鬼對么,那我也不用非要成為吸血鬼?!?br />
    這是正解。

    邁爾斯非常明白,他能夠在扎克眼下玩他的雙面人游戲,都是因為有稀云。這一對要走之前格蘭德兩個員工道路的人,在扎克眼中,是‘有趣’的,值得‘游戲’的組合。

    稀云正果了,不是么,稀云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的人種,成為了在魔宴會議上給扎克最大麻煩的元素巫師家族的構陷!

    稀云走的是埃文的道路。扎克對埃文做了什么?把埃文這個麻煩送走了,送給了巴頓西區的多災多難的畢夏普家族!這不是一模一樣的嗎?稀云現在是茨密希!多災多難的茨密希!過去苦難就不說了,今天扎克差點兒可就把茨密希推出去獻祭了!

    結論!稀云走埃文的道路,走到了正果!那,他邁爾斯,也該一樣!這對組合怎么在扎克面前開始,就理應怎么結束!

    邁爾斯低了頭,“羅根成為了狼人,他不是吸血鬼,但他在一個對吸血鬼重要的位置?!泵淮?,羅根作為瑞文奇狼群的第一個成員,如今可正在魔宴中,接收那些未來愿意和吸血鬼和平共處的狼人?!拔頤靼?,我不配呆在吸血鬼的核心圈子中,因為……我不是‘好人’?!貝廈髑易躍?,他撇了一眼扎克的表情,“你不會信任我,我自己都不信任我自己,我是個雙面人?!?br />
    扎克的表情挺松弛的,沒有刻意管理,“沒錯,我不會把你放在足夠近的地方等著你捅刀,也不會把你放的太遠,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搞事。你想的挺透徹的,我需要把你安排在我放心的位置。我想看過三樓那些文獻資料后的你,大致也知道不少東西了,有看到什么適合你的位置么?”

    邁爾斯卻搖頭了,仿佛否定了扎克的話,并不認為他有能讓扎克放心的位置。終究,他和羅根是不同的……然后,邁爾斯說出了一個名字,“扎格爾?!?br />
    扎克挑了眉,原本放松搭在身側的手,交疊在身前,沒說話,等邁爾斯繼續。

    邁爾斯抬起頭,看著扎克,“把我送到共和去,去隱秘聯盟,魯特勒森布拉制造的托瑞多贗品那里。如果羅根對你的意義是幫魔宴吸血鬼交朋友,我的意義……可以是幫魔宴吸血鬼向敵人捅刀?!?br />
    邁爾斯的捅刀,雙面人的捅刀,呵呵,我們懂的,是和別人交朋友后在背后送出那把刀~

    在扎克這里,邁爾斯的刀,徹底沒機會捅出去了,但是

    “你已經有可以和扎格爾交朋友的資格了~”扎克的眼睛亮了。

    “是的?!甭醵溝閫?,“托瑞多在魔宴走出曾經在隱秘聯盟時經歷的滅族困局。扎格爾這個托瑞多贗品,會想要你這份經歷。我可以給他,第一手資料,我和扎格爾,會成為最好的朋友!”


拜仁对弗赖堡 www.gvnupu.com.cn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